阿里150亿成分众二股东!江南春成功“退休”!

 

 

 

 

150亿元,大约是阿里系2018年以来最大手笔的投入,而以此代价成为分众传媒的阿里系被认为是精明抄底。然而,这一入股举动对江南春来说或许更是一种“解脱”,既稳住了分众传媒的股价,更为自己找好了“退出通道”。

 

7月18日,分众传媒公告称,阿里系投入约150亿元总价,战略入股分众传媒。

 

交割完成后,阿里系将持有分众传媒共计10.32%的股份,成为仅次于江南春的第二大股东。

 

 

7月19日,分众传媒的卖出榜前五位均为机构专用席位,卖出总计7387.64万元,卖出总计占比达36.72%。而买入席位前五位共计买入金额为6223万元,低于前五位卖出席位的金额。

 

7月20日,分众传媒的涨势便迅速被打破,盘中最大跌幅达到1.68%,最终以0.37%的微弱涨幅收盘。

 

明明150亿入股是个好消息,为什么投资者如此不给力呢?

 

A股“减持王”

 

事实上,除了江南春之外,将股权转让给阿里系的4位股东是分众传媒2014年时的私有化股东,并且一直以来都有抛售分众传媒的“习惯”,而当时的分众传媒在二级市场上可以说是受尽了苦头。

 

2016年12月29日,参与分众传媒私有化的财团所持公司股份解除限售并上市流通,于是各大股东便开始了减持套现。

 

2017年6月,分众传媒的时任第二大股东Power Star(HK)与时任第五大股东Gio 2(HK)分别发布“清仓式减持”计划:拟在6个月内减持所持有的分众传媒6.48亿股、5.91亿股,分别占总股本的7.41%、6.77%。彼时,其减持规模约为160亿元。

 

这一消息致使分众传媒在减持计划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开盘即被砸至跌停,当日收盘跌幅为9.81%,公司市值一天之内蒸发124亿元。

 

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Giovanna、Power Star(HK)、Glossy City(HK)、Gio2四位股东累计减持多达47次,使得分众传媒成为2017年的“减持王”。

 

江南春又想“退休”了?

 

除了拿下分众传媒各老股东的股权之外,阿里巴巴还从江南春手中买走了分众传媒的股权。而这或许是机构选择出逃的原因。

 

 

7月17日,江南春、江南春间接控股公司MMHL与Alibaba Investment签署了《股权认购协议》,Alibaba Investment认购MMHL新增股份。此次增资交割后,Alibaba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MMHL 10%的股权;江南春间接持有MMHL 90%的股权。本次增资将在2018年12月31日或之后进行交割。

 

于是,阿里系间接持有分众传媒2.33%的股权。再加上从各位老股东手中,阿里系的总持股份额变为10.32%。

 

然而,江南春并没有选择让分众传媒直接向阿里发起定增,而是通过其实际控制的MMHL进行此项定增,此项资金最终究竟会否流向上市公司尚是未知数。

 

江南春的这项增资举动,更像是要“套现”的方式。

 

在线上流量争夺战几近结束之时,线下的战火也就开始燃起了。而在线下广告行业中占据龙头地位的分众传媒,阿里一旦握在手中,自然是不想放手的。

 

反观江南春,2003年创办分众传媒,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将其打造成了海外上市第一广告传媒股。2007年,分众传媒股价突破60美元,市值一度逼近80亿美元,并入选纳斯达克100指数。

 

分众传媒成绩如此耀眼,江南春就开始酝酿隐退的计划,并从2008年3月开始,卸下了分众传媒CEO的重担。

 

但接下来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国内经济不景气,分众传媒的盈利能力遭遇重创,甚至在2008年底时差点将户外广告资产卖给新浪。于是,本来在度假的江南春于2009年初,重回分众传媒一线,带领公司走出低估,并在2015年借壳登陆A股。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失去了江南春的分众传媒,股价在二级市场一度暴跌,市值一度跌到只有8亿美元左右;江南春复出之后,股价连续反弹升近三倍,其重要意义可见一斑。

 

由此来看,当阿里系表示未来可能会继续增持时,早已有过“退休”经历的江南春,逐步将分众传媒转手给阿里巴巴也不无可能,但考虑到其对上市公司的重要影响,机构出逃似乎也就有理可依了。

 

发布者

网贷天下

网贷天下是权威互联网金融信息门户,客观、公正、透明传递行业最新资讯。微信号:wdtx_g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