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品牌背后的超级玩家:技术、制造、供应链、平台、OS

2020年,超过270亿台设备实现联网,其中100亿为移动连接设备;2035年,超过1万亿台智能设备实现联网。

 

 

关于未来的构想,在“物联网将会引领下一轮技术爆炸”的观点被广泛认知后,突然没了上限。但与此相对应的,却是主流的VC、PE还是把目光聚焦在移动互联网,还停留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里,把AI看成是2B的一种SaaS服务,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觉得IoT不见得是个很大的领域,且虚无缥缈。

 

“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投资者们认可趋势性,但很少下注。”涂鸦智能(下文简称涂鸦)创始人王学集说,“毕竟他们还是很实用主义的,在IoT领域,三年变出好几倍钱来,基本很困难。”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困难”的行业中,涂鸦靠着AI+IoT平台的业务模式及IoT OS的产品模式,在新一轮资本寒冬前夜,拿到近2亿美元的C轮融资,距离上一轮数亿人民币B轮融资不过短短9个月。

 

 

9个月前在深圳主办全球智能化商业峰会时,涂鸦已累计服务2000多家制造业企业;帮助中国智能产品走向全球六大洲,165个国家;云平台日访问量超3亿次,日AI交互量200万次;一年为客户创造的智能产品成交额超100亿。

 

9个月后,他们完成的升级是:合作伙伴数量10倍增长。

 

“过去,还会有人问涂鸦是谁,现在基本上都知道了。”潘越飞评价。但在全球顶尖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平台这一定位变得更不可动摇之际,王学集反复强调的却还是:涂鸦很小,以及涂鸦的独创性

 

而这,或许正是商业新物种崛起并壮大的最大凭藉。

 

 

1

即便是巨头,进入IoT领域,也都会傻眼

 

先看一组数据:国内智能硬件的市场规模,2013年为33亿美元,2014年达到108亿美元,2015年则为424亿美元。

 

 

倍速增长的背后,是智能硬件成为热炒的风口之一。特别是2014年,Nest被Google收购后,国内一大帮做互联网的都开始做智能硬件,深圳一堆人也进入这个市场,行业里每个月都会有重量级的新技术、新产品发布,每隔几天就传出数亿美元的大手笔并购。

 

“那时筛选产品,首要考虑的,是刚需和痛点。”智能硬件投资者杨毅回忆,“但落实到具体动作,基本都是看到点产品的苗头就能投。”

 

在早前的报道中,锌财经将此概括为4个字:集体浮躁。最极端的例证就是,去华强北逛一上午,拿些元件拼凑拼凑,下午再拿去找VC,投资就到手了。这直接导致所谓的AI、IoT概念悬在空中无法落地,八成以上的项目难以为继,行业一度进入静默期。

 

但往深了看,难以为继的背后,是行业迈不过去的巨大门槛:硬件无法一蹴而就。

 

▶首先,智能化成本高。无论是自建团队还是与供应商合作,都需要团队培养和多方协作,在资金与时间上投入巨大。

 

▶其次,开发难度大。包含云端、联网模块、终端APP三大部分,没有技术基础和相关行业经验很难完成。

 

▶最后,产业链条长。从概念,到设计,再到产品成形,只要有那么一个环节出错,就得推倒重来,至少要耗费一年甚至更久。产品投入市场时大概率上会滞后于需求,错失商机。

 

“换句话说,整个体系的建立不是几个人的事,而是几百人的事。而且不是你去找一家工厂,他都愿意帮你做。人家开一条线都要订单几百万起,你就做个几千个、几万个,怎么做?”早些的采访中,有位行业大佬曾这么说。做制造的不懂技术,做技术的没踩过制造的坑,一度成为行业的巨大Bug。

 

 

同时,这也不是门烧钱就能成的生意

 

做移动互联网的,擅长的都是“短平快”的轻模式打法,映射到智能硬件行业,就是陷入价格战,低价赔钱圈客户,甚至免费大行其道。但基于此的市场认知、用户认知根本无法培养,产业链上下游无法深入,光一个智能灯泡背后,可能就是100万的投入。

 

“玩硬件靠补贴,目前为止基本没有成功的案例。所有的巨头、有钱主,进到IoT领域都会傻眼,因为打法全不一样,你再有钱,也很难攻下来。”王学集说。

 

 

2

用技术颠覆行业,而不是苟延残踹

 

 

做智能硬件产品入口。

 

这是整个产业热火朝天2014年,王学集带领团队走遍全球各个制造业集中的城市、乡镇,看清市场痛点后下的判断,一字不差。

 

在行业内所有人讨论的都还是智能市场是不是足够大、品类是不是要联动、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企业该怎么转型的那几年,他想做的,是揭中国制造业的根,打造最接地气的智能平台,实现智能产品零成本OEM。

 

 

 

对于之前创立PHPwind、阿里云平台的王学集来说,这背后的思考逻辑是,纯粹做技术并不难,难的是技术有没有更大的商业价值,产品是不是真的便宜,以及客户、消费者有没有因此获利。

 

从这一角度出发,王学集认知中的智能商业至少包含两大要素:

 

第一,一定代表着某种重构。对传统的、封闭的、线性的、单向的信息流、供应链、渠道、服务进行重构,并实现上下游能力的横向、纵向的深度扩展。

 

第二,一定是数据化体现。利用所有的数据手段、技术手段完成重构,无论是技术形态、商业模式,还是我们企业对外的运作模式,都应该是一种全新的运作。

 

基于此,一个理想的商业平台,必须是可以不断进化、延展、扩充的。所谓的AI+IoT平台,就是不论什么东西:资源、技术、产品、团队、服务、渠道……都能往里加。

 

早在去年10月,锌财经第3次接触王学集后,就将涂鸦智能定义为全球最大物联网智能平台,其从无到有再到行业隐形冠军的过程,以及对行业的赋能与颠覆,埋藏在文中提及的智能鱼竿、智能电热毯、智能相框的实验中,埋藏在与电暖机厂商、空调厂商、灯具厂商烦碎复杂的技术对接、产品对接、渠道对接的细节中。

 

“涂鸦还有一些客户是推翻自己之前花大成本自建的平台,来接入的。其中有一个把在深圳的房子都卖掉了,做了五年后因为赔得实在太厉害,就只好把所有产品线砍掉,专做涂鸦智能产品。”COO杨懿补充。

 

 

拥有WiFi、蓝牙、GPRS等通信标准和各类兼容芯片平台,云计算集群覆盖全球;不仅接入了阿里云、微信、亚马逊,更是全球首个同时打通Amazon Echo、Google Home、IFTTT的平台;实现零门槛软件OEM,1分钟生成app面板,6小时完成产品样品,15天实现量产……

 

经过近4年累积,特别是过去一年的爆发式发展,涂鸦智能已有不输于硅谷的IoT技术能力,同时匹配中国制造、成本、产能优势,在客户心中形成了不可逆转的优势。合作的工厂和制造品牌,业务规模几乎都以超10倍的速度在增长。

 

 

3

AI+IoT平台的业务模式,业内首家IoT OS的产品模式

 

 

决定投身智能行业的时候,王学集曾在整个中国摸了一圈,当时制造业里真正在做智能化的不超过1000家。现在,光是涂鸦在武汉、合肥、德顺、成都等城市举办的“未来智能化商业峰会”上,单个城市就有上千家企业的代表一起探讨智能化的市场怎么走,智能化的业务该怎么推进,智能化的技术往哪个方向发展。

 

“过去一两年,大家还处在移动互联网最后的亢奋期,那种亢奋让他们完全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但今年,局势有了变化。”王学集总结。

 

 

他口中的变化,往细了说,指的是从2018年开始,国内才真正往物联网、智能制造方向去探索。而过去,整个市场还有疑惑,整个中国根本不认知IoT。最简单的例证就是,涂鸦的B轮融资,是作为一家技术公司,靠着2B解决方案的能力及规模拿的钱,如果定位IoT就没得谈。

 

“但现在不一样,新一轮融资,投资方看重的是涂鸦是一个独创性的loT平台,同时有业内首创的IoT OS的商业模式。”王学集说,“而且操作系统的模式已经被反复认证过,谷歌最新的财报,收入有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Android。”

 

 

国内消费者的早期思维定势较强,在他们看来,所谓的OS,映射到电脑领域,就是在百脑汇等一两个小时就能拿到一台Windows的电脑。而涂鸦,在业务维度上的客户,成为产品维度上的开发者的同时,需要做的就是将三四年积攒的操作系统级别的loT能力:Plug and Play(即插即用),给到开发者。

 

比如做一个万能遥控器,过程简单到只需在涂鸦上开一个帐号,然后去定义APP名称、界面,投入一定的钱,就马上可以运作和销售;做一件智能家电,厂商只需在现有产品中放入涂鸦联网模块,就可以做出真正推向全球市场的消费级智能产品。而涂鸦平台的规模化,也能将成本压到市场价格的1/7左右。

 

过去,因为品类过于复杂,从来没有人有认知过loT也可以有一个操作系统。现在,这一定位有了现实案例。“但涂鸦还小,这也仅仅是个开始。整个行业的爆发,还需要所谓Killer IoT的出现。”王学集说。

 

在他看来,Amazon Echo今年预计销量3000万台,天猫精灵双11销量百万台也不过勉强算是现象级产品。“一个月100万台不算什么,像对于很多loT的整个体系来讲,杀手级产品,一个月至少也要在300万台以上,或者是更高。”涂鸦年初已超这量级,而市面上多数产品,还属于demo级。

 

 

AI在上世纪50年代被提出,而智能制造可以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它们之所以在几十年以后的今天爆发,是产业升级、新技术运用与市场需求共同催生的结果。在这一时间点上,涂鸦公开确定IoT OS的定位,无疑抢占了行业制高点。在物联网崛起的趋势下,平台作为入口,将有望享受非线性增长的红利。

 

互联网+硬件,是涂鸦非常独到的一些东西。王学集坦陈自己从来不是智能类产品的爱好者,而是个技术控制,他从未来想过涂鸦的终局,只是强调这一行业需要信仰。

 

“那三四年下来,涂鸦的模式、打法依然是唯一,且是第一吗?”

 

“全球来看,是的。2016年、2017年,涂鸦干掉了很多美国、中国的公司,涂鸦的今天,就是这么打出来的。”

 

文章 ∣ 诗琦

责编 ∣ 陈灵

摄影 ∣ 黄硕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http://101.200.139.145/241758.html。本文不代表大咖网观点,不作为投资者参考,如若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确认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