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老赖画像出炉,结果很意外!

 

 

 

在催收成本和手段受限的条件下,部分网贷平台选择了公开老赖名单的无奈之举。

 

我们将红岭创投过去七年的270余名老赖黑名单数据汇集整合后进行了多维度分析,并结合具体案例,对网贷老赖进行了一次深度画像,旨在反映网贷老赖对行业的负面影响和潜在风险,推动网贷逃废债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还钱是不可能的,等平台倒了再说”

 

近期,网贷平台沃时代发布“悬赏公告”,表示平台会不定时更新一些“逾期”的借款人资料,包括姓名、身份证号、家庭地址、欠款金额等信息,对有能力催收逾期金额者,将获得相应奖励。

 

如果是平台的投资用户,对于催缴回来的逾期款项,可以以1:1的比例提现其对应账号的待收本金,若催缴款项超出5W以上,奖励超出金额的20%的现金,未超出5W以上的,奖励超出金额的10%的现金。

 

如果在平台无待收,或不是平台投资用户,催缴回来的款项将直接奖励现金。催缴回5万以下的,奖励催缴金额的20%的现金,催缴回5万以上的,奖励催缴金额的10%的现金。

 

 

业内人士指出,老赖恶意逃债的行为不仅会直接导致网贷平台的资金链中断,无法对资金出借人的资金进行及时清偿,更会使得整个网贷业借贷人逃废债成风,恶化行业生态。对于网贷平台发布“悬赏公告”,该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是平台催收无果之后的无奈之举,但他对这种做法的效果并不看好。

 

平台催收也好,曝光也好,会对逾期老赖有影响吗?他们会如何反应?

 

记者联系了部分网贷逾期者,发现他们的回答惊人的一致:不会还款。有人坦言说,“都已经被逼到绝路了,还钱是不可能的。”

 

李明(化名)最早接触网贷,是因为在买二手房时着急用钱。他听朋友说网贷下款多、速度快,就开始在平台借钱,持续借旧还新后,他发现越借越多,后来就实在还不起了。李明表示,反正名声都已经败坏了,还钱是不可能的了。

 

另一名逾期的借款人童童(化名),她暂时没有上岸的想法,“本来钱还了就没事了,但是像这种威胁加恐吓的,不好意思,我先拖着,看你倒了再说。这钱我愿意给法院,也不给平台。”

 

童童一开始并没有当老赖的打算,她的期望是还本金和正常利息。童童打电话给客服试图协商提前还款,但是客服告诉她提前还款也要还全部。后来客服又说,先还第一期,以后的可以直接全部还完。童童觉得客服给出的方案毫无诚意。

 

跟童童困境类似的,还有王玉(化名)。“家里已经没钱了,我爸已经贷款借给我钱,实在绝望了。”王玉表示,借的钱其实并不多,但利息实在是太高了,再加上逾期,大部分钱都是还利息去了。这些平台表面上是借款,实际就是高利贷。

 

王玉是一名典型的网贷多头借贷者,已经在多个平台借过款,并且很多都已经逾期。现在加上信用卡,她一共欠款4.3万。如今的她只能跑到逾期群中哭诉,被催收烦的实在没办法。“续期是不可能续期的,不想再喂这群吸血鬼了,我就死耗着,等着平台暴雷。”

 

老赖深度画像:最高待还总额接近6千万

 

对于老赖逃废债的行为,国内监管部门近年来奇招百出。据媒体报道,各地法院曾利用媒体、电影院、朋友圈、抖音、专属彩铃、新媒体直播等手段曝光老赖。

 

2016年,芝麻信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提供的失信被执行人数据,公布了国内首份“老赖”大数据画像。数据显示:

 

东部地区、年龄在40~49岁、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男性是老赖的典型。其中浙、苏、闽三地受到信用惩戒的老赖数量,位居国内前三。

 

从性别来看,男人比女人更不“靠谱”,男性老赖约为女性老赖的3倍。

 

而对于网贷老赖的画像,由于缺少基本数据,目前行业内研究较少。本次分析的样本数据主要来源于红岭创投“黑名单”栏目,栏目详细披露了2011年-2018年期间一直无理由逾期的272名用户,包括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身份证地址、邮箱、手机号码、座机电话、逾期笔数、被垫付款、最长逾期天数、欠款总额等信息。

 

从年龄分布上来看,老赖主要集中于30-40岁之间,占样本数据的59%,其次集中在40-50岁,占比26%。30岁至50岁之间中青年老赖占比85%。

 

60岁以下的老赖占总样本数据的98%。事实上,除了个别身体有问题的老赖,60岁以下的借款人完全具有还款能力。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平台老赖分布于北京、安徽、广西、贵州、海南、河北、河南、黑龙江、重庆、新疆、山西等全国29个省份。其中人数排在前四名的分别是广东、江苏、浙江、福建等。

 

 

数据统计显示,借款人的借款用途主要集中在短期借款,短期借款的期限以1个月到8个月不等。其次是企业周转,包括商业公司、淘宝小家电活动、女装店、工厂周转等中小企业借款。

 

 

通过数据统计发现,借款人逾期笔数主要集中在1-100笔之间,其中逾期1笔有35人,逾期1-10笔有103人,逾期10-100笔有109人。借款人最高逾期笔数达到605笔。

 

 

数据显示,借款人待还总额两级分化比较明显,借款人数量大部分处于待还1-5万及100万以上,分别占样本数据的49%及33%。统计发现,新金融头条发现,借款人待还超过1000万以上的有8人,最高待还总额达到5873.73万元。

 

 

 

统计发现,平台展示的老赖名单中,最长逾期天数在100天以下的仅有1人,大部分最长逾期天数都集中于2000-3000天,占样本数据的83.6%,其中最长逾期天数达2754天,也就是意味着恶意拖欠借款达7年多。

 

 

 

谨防逃废债从众效应

 

近期,网贷问题平台集中爆发,创下近一年的高峰,“爆雷潮”下借款人恶意逾期现象也屡见不鲜。事实上,对于老赖恶意逃债的行为,业内也曾多次以实际行动予以打击。

 

7月27日,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下架计划类理财产品及打击逃废债行为的通知》,为严厉打击恶意逾期行为,《通知》呼吁各网贷机构及时将逾期借款人报送各类征信机构,形成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增加违约成本。此外,对逾期项目必要时应采取仲裁、起诉等法律行动对逾期借款人进行追收。

 

据了解,目前广州仲裁委可实现线上开庭、审理、仲裁,广州网贷机构若需此方面的服务,网贷机构可与其协商,及时获得法律帮助,也可向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法律服务中心免费咨询。

 

7月1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议上特别指出,要加强社会诚信文化建设,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大打击恶意逃废债等行为,维护规范合同的存续效力。同时,进一步发挥司法协作、资金存管、信息披露、信用信息共享等基础设施手段作用,形成失信联合惩戒。

 

与此同时,由中国互金协会牵头,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等8家市场机构共同发起组建的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近日也悄然上线。6月28日,宜人贷、拍拍贷等15家互联网金融机构和消费金融机构成为百行征信首批接入的代表机构。

 

百行征信的成立有助于化解行业信息孤岛的困局,缓解个人征信产品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未来,百行征信有望成为互金征信领域重要的基础设施。

发布者

网贷天下

网贷天下是权威互联网金融信息门户,客观、公正、透明传递行业最新资讯。微信号:wdtx_g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