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被世界改变的时候,360市值今年跌去了6成

在经历了今年年初重回A股开盘十五分钟涨停的辉煌后,周鸿祎和他的360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在下坡路上渐行渐远了。

文|王垚

编辑|封成

 

 

 

“我觉得人生来就要有理想,人生来就可以狂妄。”

 

高二那年的班会上,周鸿祎用彩色铅笔在他身后的黑板上勾勒出“我的理想”这四个空心大字,无视着台下的一片嘘声,他又继续说道:“我的理想很明确,我这辈子就要做一个电脑软件的开发者,做一款产品,去改变世界。”

 

在看完《血战钢锯岭》之后,他更是对其中主人公的行为赞赏有加:真正的勇敢并非骁勇善战,而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忘初心坚守理想,并秉持自己始终不会放弃的那份纯粹。

 

 

然而那些曾经立志于改变世界的人随着风霜侵袭、岁月荏苒大多都会被这个世界所改变,哪怕是创业以来一路带着“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情去披荆斩棘,自称为“颠覆者”的周鸿祎也不例外。

 

面对着互联网行业越发惨烈的战局,周鸿祎也不得不承认,他在改变着的同时也在被改变着。而迫使他做出改变的关键因素,正是缺乏受市场追捧的核心业务,与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第一梯队公司差距越拉越大的360。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就如同成功一样,也没有任何失败是“一蹴而就”的。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没能把控住风向,对市场后知后觉无疑是最为致命的。

 

早在3721如日中天的时候就有雅虎的顾问劝他说“你们这么做不行,你们应该去做后台,然后转向搜索领域,那才是未来的趋势。”

 

结果那时的周鸿祎年轻气盛,因意见不合直接和那位顾问不欢而散,互不理睬。在会议中途出来喝水恰好碰到皱着眉头的胡欢时,他更是捂着胸口直言不讳“气死我了,气得我整个胸口都堵住了!”

 

不过在2012年,当初那个在解释自己公司所做业务时总会特意加上一句“这不是搜索,这是中文网址服务”的周鸿祎,最终还是顺应着潮流推出了360搜索服务,但是在搜索行业初来乍到的360,早已不是做了多年搜索的百度的对手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没错,360的重金挖墙角战术在初期也确实卓有成效,仅用时一周便超越了当时国内搜索引擎界排行第二搜狗。然而在赛跑之中超越了第二名并不意味着你就是第一了,自谷歌正式退出中国市场后就独占了大半江山的百度,始终是周鸿祎面前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360搜索前期过于依赖浏览器和网址导航,通过强大的流量对搜索业务进行拔苗助长,过早催熟市场,此后市场份额上升遇到瓶颈,以至于后期乏力。”

 

正如这位从360离职的高管所预测的一样,360搜索在和百度的较量之中,几乎三十六计十八般武艺齐上阵,不仅劳心费神不说,争了几年也不见市场份额有什么变化,反倒是萎缩之势愈演愈烈。

 

有些时候是不能到了黄河才死心的,然而周鸿祎却始终执着于和百度在PC端的竞争而不肯放手,因为他的过去在一刻不停地追赶着他。他在隐隐害怕着被曾经的自己所超越的同时却还执着地相信着:在这个领域我曾经是那么成功,在这互联网的第二个黄金十年再复制一遍当年的成功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证明周鸿祎实在是想多了,而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自己的自传中他如此写到:“这是一个让我悔恨的时刻,一些极为重要的决定,我做错了。虽然当时并未立马决出高下,但是这个决定让我在今后的布局中给自己布下了陷阱,也给竞争对手的野蛮生长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许多创业者长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有时候甚至陷入了偏执的状态,听不进去有经验的人的劝解,最终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期。”

 

然而即便是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这个错误仍在360的发展道路上一次又一次地重演着——无论是早些时间对UC浏览器、今日头条的收购,还是进军时下最火的短视频行业都是如此。

 

其实早在2014年,许多投资者与企业就已经察觉到了短视频行业那如日初升其道大光的前景了,一时间大量短视频软件出现,快手涅槃重生的。而两年之后的2016年才是短视频真正爆发的一年,一时间渠道与形式齐飞,内容共资讯一色,我们耳熟能详的抖音也是那年上线的。

 

那时候就有人提议周鸿祎,360也应当涉足短视频行业,在这个新兴行业之中裂土分茅,寻找新的机遇与商机。可作为决策者的周鸿祎却又一次做错了决定。

 

“短视频就是一个过渡,直播将是未来互联网的重要表达方式,直播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短短的一句话,又让360晚了同行们将近两年,当360的快视频刚刚踏上起跑线时,它的对手们早已经在终点线徘徊了。

 

 

 

在手机制造业的摸爬滚打艰难前行,也令360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其实周鸿祎一直以来对智能手机都是有心结的,在2014年出版的《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一书中他就曾提到过:“很多人都以为我是雷军的敌人,其实我是很早就意识到小米手机的毁灭性的人。小米的模式特别简单,就是我经常说的互联网硬件免费概念。”

 

周鸿祎明白的早行动得也早,然而智能机那长达一年的漫长制作周期以及公司本身“由软及硬”的转型困难,却让他选择了一条自主制造之外的名为特供机的路。这条看似是投机取巧的蹊径走起来却异常波折,无论是和华为还是和海尔的合作纷纷以失败告终。

 

痛定思痛,在经历了两次合作失败之后周鸿祎才拿出巨资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决意于投身手机制造行业。

 

不过此时早已经是2014年底了,先前一直醉心于特供机模式的周鸿祎错失了打入市场的黄金时期。那时的市场上可谓各方势力龙争虎斗,华为、小米、苹果、三星等强敌林立。面对前辈们对市场的鲸吞蚕食,新生的奇酷说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也不为过。

 

 

本身在定价上,360的手机就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无论是在中低端市场和小米之间,还是在中高端市场与华为之间,抑或是在高端市场和苹果之间,周鸿祎的360手机都不占据任何优势。同样的尴尬在定位上也是如此。

 

想要高端大气上档次?终点线休息着的是苹果。想要低调奢华有内涵?路尽头等待着的是华为。想要低价发烧黑科技?小米微微一热表示友好。想要女性拍照超轻薄?OPPO,VIVO纷纷笑而不语。总不能真和那个广告一听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的8848去一较高下吧。

 

于是自推出以来,360手机就以一种“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奇妙姿态苟延残喘至今,在今年第二季度新出的手机市场份额排行榜中,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的360手机也不出意料地被列在了“others”那一栏之中。

 

 

 

 

缺钱,缺大量的钱,也是周鸿祎现如今所面临的主要的难题。

 

360发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营收达到122.38亿元,同比增长23.56%,归属股东的净利润达到33.72%,同比增长80.35%。其中,导航,游戏,搜索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此外,360安全卫士,手机卫士,LOT,浏览器收入增长显著。”

 

这个数据并不难看,但也仅仅是相对而言,对比一下360几家曾经的竞争对在2017年的财报,其中差距无需多言显而易见:2017年全年,腾讯的营收为2377.6亿元;阿里巴巴全年收入1582.73亿元;小米全年收入为1146亿元;百度全年总营收为848亿元。

 

 

面对这种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收入差额,不要说依然将它们看做竞争对手,就连把它们当做当成追赶对象都显得有些不自量力了。事实上在AT这些第一梯队玩家们的眼中,周鸿祎和他的360也确实构不成什么威胁,因为如此巨大的体量差距之下的较量就如同是螳臂当车、蜉蝣憾树,毫无悬念。

 

同样作为业内大佬的周鸿祎和其他真正的巨头们比起来确实是囊中羞涩了些,而这么一羞涩掉的不仅仅是面子,更是机会,当年的91手机助手就是个再明显不过的例子。

 

早在竞价阶段,周鸿祎就已经意识到了91手机助手的重要性——如果让百度成功将它收入麾下,那么不久之后360就会失去在安卓应用分发领域的领先地位,在移动端卡住百度的梦想也会随之一并破灭。然而即便是有了清醒的认识,在面对百度开出的19亿美金的天价时,妄图搅局的周鸿祎也着实是有心无力。

 

无独有偶,之后闺中待嫁的搜狗最终也没能遂了老周的愿,不出意外地选择了给出彩礼更多的腾讯。

 

 

讲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提出异议说那是以前,今年年初360还坐拥着4000多亿市值在互联网公司排行榜上稳居前十,较之京东也不遑多让,我们的红衣教主怎么可能缺钱呢?

 

缺,他确实缺,只不过他只缺钱并不缺运气。估计是因为人们都想念他而气运加身,又估计是把拓展业务的心思都用到了研究如何转运上面,周鸿祎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虽然360在各项业务上没有太大起色,却借着江南嘉捷的壳回归了A股,让它的市值直接从一年前的600亿翻了六倍多暴涨到4000亿,轻而易举地就超过了美大、滴滴、头条等后起之秀,还获得了“华尔街奇迹”的美誉。

 

如果这种馅饼砸在了其他人头上,哪怕是已经一心挂念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刘强东在做梦时也都能笑醒了吧?可惜的是,现在的360却完全拿不出能配得上它市值的产品,在度过上市之初的这4000亿市值巅峰后的一路下坡中,周鸿祎几乎拉不住手刹,市值更是一直跌到如今的1600亿。

 

 

错失行业发展窗口期已不得天时,因资金匮乏又失地利,投资手机硬件迟迟不见回报更不得人和。

 

遥想当年刘玄德占巴蜀天府之国,得龙凤无双国士,逢乱世三分天下,未竟的宏图霸业尚且在夷陵付之一炬,现如今留给失去天时地利人和的周鸿祎的机会,实在是不多了。

 

从当年的table群雄并起,到之后的BAT三足鼎立再到现如今的AT双雄争霸,随着360一步又一步地渐行渐远被领头羊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曾立志要改变世界的周鸿祎也不得不迎合着规则,逐渐被世界改变着。

 

今后周鸿祎能否成功止住360的颓势,我们拭目以待。

 

 

 

发布者

鹿鸣财经

金融科技新媒体,专注新金融研究。微信号:luminglab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