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无赖的P2P平台比老赖更可恶!毒瘤不清,行业不兴

来源:互金侦探

 

昨天(8月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

 

《通知》中指出,近期P2P网贷机构风险频发,部分借款人借机“恶意逃废债”、逾期不还款,等待P2P平台资金链断裂倒闭,从而逃脱还款义务,加剧了P2P平台的风险爆发。为严厉打击借款人的恶意逃废债行为,希望各地根据前期掌握的信息,上报借本次风险事件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名单。

 

下一步,全国整治办将协调征信管理部门将上述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对相关逃废债行为人形成制约。

 

久旱逢甘霖。这则消息让无数的行业从业者、投资人兴奋不已: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老赖的末日到了,P2P的黎明就要来了!实实在在的利好……

 

利好消息一出,也忙坏了P2P平台们,各种渠道发声表示自己将上报首批“恶意逃废债”借款人信息。

 

从6月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的P2P爆雷潮,让无数投资人血本无归、惊慌失措,也让P2P行业陷入暂时性的“休克”状态。

 

有的粉丝来跟侦探说: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关于P2P的负面消息了,有人跟我说哪家平台雷了的事情,我都会让他闭嘴。虽然,我知道这是掩耳盗铃、无济于事,但我就想自己骗自己……

 

谈P2P色变,又一次上演。类似的情形,发生在2015年底e租宝事件发生以后,加上此后快鹿集团、中晋资产相继爆雷,当时整个社会也是谈P2P色变。只是,那时候,行业并没有这么恐慌,风险也没有传导到一二线平台。

 

(金融局要求P2P机构提交的恶意逃废债借款人信息)

01、老赖有多可恶

 

这年头,“借钱的不一定是款爷,欠钱的一定是大爷。” 欠钱不还的人通常有三大招:一拖,二骗,三没有。总之,各种奇葩理由都能说出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久前侦探看过一篇文章《能不能帮忙转我3000,明天还你》,大意是说:一男子给熟人杨某微信转账3000元,本来约定第二天归还,可一晃半年过去了,杨某却以各种借口不还钱,给女儿看病、过年打架斗殴被关了10天、转账失败、要找财务打款、被法院冻结了账户,甚至还发起了毒誓……

 

杨某以各种各样的奇葩借口,前前后后哄了债主不下15次,后来干脆微信也不回,直接把债主的电话、微信都拉黑了……就这样,杨某始终都没有还钱。

 

 

这是个真实的案例。我们平时或多或少也会遇到类似的“老赖”,金额可能比这个案例中高许多。有些人的无赖劲儿,能把你活活气死。好说歹说就是不还钱。你要诉诸法律吧,人家可能法律意识别你还强呢,各种赖账套路早就摸得门儿清了。甚至有些人早就把财产转移了。对有些人来说,上了失信黑名单又怎样?转移了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资产,进去坐几年牢,出来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们也经常看到老赖猖獗的报道。当然,这几年有关部门对老赖也进行了严惩。但效果仍不显著。

 

去年因现金贷特别火,老赖们又迎来了“春天”。很多平台为了冲量、做规模,闭着眼睛给借款人放款,养活了许多撸口子的“老哥”。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撸口子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进看守所感觉像回家一样,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里面的。”这是当时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

 

最近,老赖们又猖獗起来了,他们巴不得P2P平台倒闭,这样自己借的钱就可以不还了。他们浑水摸鱼,混迹于投资人之中,激化投资人与平台的矛盾,最后坐收渔翁之利。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发微博称,近期走访了几家P2P头部平台,在雷潮下,各种人性被暴露。1,平台电催只要打电话,借款人就报案举报。2,投资合同没到期,债转不出去,投资人就报警平台非法集资。3,借款人假扮投资人,大量涌入投资人群,恶意诋毁平台,希望搞垮平台,不用还钱。

 

几天前的8月4日,新华网报道称,针对近期互联网金融平台“爆雷”风险事件,记者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上述小组认真分析总结了当前互联网金融风险形势,对稳步推进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除了提到“允许合规机构继续经营,经过一段时间运行检验后,条件成熟的机构可按要求申请备案”这一点外,也明确指出,将严厉打击借款人恶意逃废债行为。对于借本次风险事件进行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要给予打击、纳入征信系统、建立失信惩戒制度等措施。

02、P2P平台耍无赖更可恶

 

当然,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十分可恶,必须严惩不贷。但在侦探看来,那些故意借这次爆雷潮浑水摸鱼的无赖P2P平台其实更可恶,他们以良性清盘、展期或项目逾期为借口,拒不兑付,为了忽悠投资人,就出一个兑付方案,展期一年,或者干脆分两年、三年还款,给你来个“挤牙膏”式的兑付。

 

平台呢,不跑路也不失联,但是就是没钱给投资人兑付,投资人要是闹得凶了去报案了,平台就拿出一点钱,表个态,每个月还一点点。投资人奈何不了平台呀,公安机关也不好立案。。。

 

你说这种行为可恶不可恶?

 

当年,快鹿集团就是用了这一招拖延战术,一开始口口声声说要完美兑付,结果后来出各种幺蛾子,就是不还钱了,不仅如此,投资人发现在那段时间里,快鹿仅有的那些财产还被部分高管给掏空了。

 

还有更可恶的。比如,目前大部分都是集合计划标出问题,平台一开始先展期延期兑付,然后再开放折价债转,或者干脆拆成散标。开放折价债转专区后,平台用小号回购这些债权。这种做法,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诈骗类的,通过回购折价债转都能活过来甚至盈利,通俗来说可以称之为“假雷”。

这类恶意套路逃废债的平台才是万恶之源!

前几天,自媒体深水财经曝光了一个录音,录音为一位自称某待收20亿上海网贷平台的负责人和一位自称律师的人的对话。根据该对话内容,该负责人称自己平台已经逾期,且投资者闹的比较凶,多次询问该律师后续如何处理。

 

自称律师的角色表示,他们由专业处理不良资产团队组成,收取总待收的10%的金额作为服务费,负责和所有的投资者进行谈判,通过”不断压缩他们的回款预期“,最终实现全部签署“清债书”从而让该平台免于被追究责任。

 

在对话中,该律师表示,如果真实资产达到50%,是存在比较好操作的空间的,按20%-30%的比例将本金返还投资者,此外律师方收取10%的服务费。

 

20亿待收,真实资产5亿左右,自融五六个亿,那剩下还有约10亿哪去了?

试问在这一波雷潮中,有多少P2P平台是真的因为被借款人恶意逃废债导致兑付困难、展期、良性清盘的?

 

恶意逃废债确实有一些影响,但并非根本原因。在这次雷潮中,很多平台是死有余辜,这些平台长期发假标、自融、期限错配,窟窿太大,庞氏骗局玩不下去了。他们的爆雷,在业内人士看来只是迟早的事。

但是,这些平台往往把锅甩给了监管,他们把逾期原因归咎于宏观经济形势、网贷行业整体负面影响、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以及媒体自媒体。

从这个层面来说,这些平台才是真正恶意逃废债的“老赖”。

监管层早就三令五申,禁止P2P平台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P2P平台不得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然而,依然有许多平台表面喊着要“积极拥抱监管”、“合规”,然而却阴奉阳违,背地里变着法子自融、期限错配。

典型的案例如投之家,够有代表性了吧!

当年,P2P网贷在中国的兴盛,伴随着的是普惠金融、服务小微实体经济的使命,然而,试问如今还有多少P2P平台坚持初心?某些平台其实早就背离了初心,早已沦为某些野心家的私人“提款机”。

道德风险,正在成为P2P平台最大的风险。

当然,对于那些试图浑水摸鱼的所谓“良性清盘”的平台,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下一步,监管和公安可能马上就要找你们算账了。

03、毒瘤不清,行业不兴

 

在行业的低谷期,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好好反思这个行业为何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过去几年,资金空转、整个市场的成本不断推高,乃至发假标、自融各种触碰监管红线的行为屡禁不止,再这样下去,P2P行业还有前途吗?莽荒时代,各大P2P平台都在不计成本地拼命做大规模,造成资金端和资产端严重不匹配,突然一紧缩(宏观去杠杆),结果不言而喻。

 

但无论是平台的道德风险,还是运营风险,最终都是由投资人买单。

 

平台瞎搞,动不动就失联、自首、清盘、展期,各种套路。投资人就像一群羔羊,惊恐、无助、等待,任人宰割,最终,只会逼着他们用脚投票——从P2P平台撤资。

 

这个行业的毒瘤,不是自媒体,而是哪些打着高大上旗帜肆无忌惮企图以体量、规模要挟监管的平台。毒瘤不清,行业不兴!

 

想让投资人信任这个行业,最好的正能量就是把那些不法分子清理出去(实际上,很多行业从业者其实都知道哪些平台在瞎搞),不要让劣币驱逐了良币。

 

在本次危机中,我们也期待有优秀的企业站出来带头自救,建立有效沟通和信心。

 

投资人也需要好的投资渠道。

 

 

 

 

发布者

互金侦探

互金内幕,互金新闻,p2p平台预警,行业政策,互金从业人员经验交流。微信号:if91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