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鸣:创始人最难的坎是极度孤独、自我怀疑,却只能相信自己

曾鸣是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阿里人喜欢叫他“曾教授”。

创业从0到0.1最难。在跟着马云一路创业成长的过程中,曾教授总结了对于创业者非常关键的四点心得:眼高手低、试错一定要基于Vision(愿景和方向)、悬崖边的狂欢、自我修炼(自信和自疑)。

心得一:眼高手低

早期千万不要追求清晰的战略和商业模式。一切都是混沌初开,不可能有清晰的战略,更不用谈一个复杂完整的商业模式。不要指望一步到位。要捏软柿子、要落地、不要空转,虚的实了做。

最难的是眼高手低,你要雌雄同体,要有宏观思考的能力,保持对未来的想象力,保持大的格局,你又必须脚踏实地从非常小的点切入。

我刚到阿里,和马云沟通,他天天和我讲要“刺刀捅进去,就出血”,如果你拿刀捅一块板,捅了好几刀也许都没有捅破。

所以,你光说大的没用,不能光画大图,如果太会谈,这是几个精英在一起经常会发生的事情。等做了两年,最后发现做出来的不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当然,如果你太偏向于执行力,做了两年,你会发现有人跑到你前面去了,你也就没有机会了。这是两个很常见的事情。

具体来讲,在0-0.1阶段,不要追求干净漂亮清楚。在这个阶段,战略是讲不清楚的,更不用说业务模式和收入模式,这是一个逐步磨的过程,要先从边缘的软柿子开始捏起,捏多了,你自然可以捏更硬的。如果是一开始啃硬骨头的,一般成了先烈,因为你成了别人的样板。

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一开始不要怕事情小,要敢于从小的事情切入,但是你切入之后要知道有放大的可能,而不是切入之后还是小的

我补充一点,大家融资的时候经常听到一句话,“你要和VC在电梯两分钟讲清楚你的产品”,这是扯淡的。

但是在你A轮的时候,你要尽量能讲清楚你的客户的核心价值在哪里,也不一定能讲清楚,但是一定要逼自己想清楚。

想的时候不妨大一点、远一点,做的时候不妨小一点、准一点,你才有机会攻下第一个山头,才有机会攻下一个。

心得二:试错一定要基于愿景

 

这个阶段一定不是盲目试错。绝大部分跟风的人是瞎打盲撞,完全没有积累,死了还觉得冤枉。

这个阶段的试错,是通过实践对未来的假设(Vision)进行不断的试验和调整。直到找到未来在今天的“映射点”,从这个点切入,最有可能演化到未来。这个聚焦的过程。

你一定要有一个Vision作为试错的前提,否则你试了也白试。只有基于某个基础去测试,你才有迭代的路线和方向。如果没有这个作为前提,就是盲人摸象,最后也摸不出一张整图出来,死了也是冤枉,确实做了很多无用功。

试错是为了找到未来在今天的映射点,这个点才能带你走向未来。用一个专业的词,就是有纪律性、目的性的试错,知道结果和目标,这是Vision(愿景)到Action(行动)的关系。一方面要快速行动,但是背后有非常清晰的Vision 。

在这个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如何拥有Vision ?

其实,寻找 Vision 的动作本身就能够给你带来Vision ,你天天看未来,看过了就会比别人好,这不是谁天生就会过的,而是一个过程。

心得三:悬崖边的狂欢

和一个创业者讨论的时候,他不断重复:“我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我突然发现问题出现在哪里。

一个公司如果以三个月或三个星期作为周期,根本试不出像样的东西,导致公司整体很焦虑。

创业公司紧迫感是要有的,但是不能弥漫到组织的每个环节,不然就没有创新的空间。 CEO即使没有办法也要担着这个压力,即使没有钱了,也要谈笑风生。

阿里也出现过只有10个月的现金流的时候,也是到了最后两三月才看到现金流的增加。

那么,你最后是靠什么闯过去的?

其实就是信不信的问题,阿里后来有一句土话叫做“相信相信的力量”。你光一层相信不够,要有更多相信才能不断走过去。

2012年是淘宝开始讨论第三个阶段战略升级的时候,会议开得特别焦灼,争论非常激烈,最后结束的时候我蹦出一句话,让大家吓一跳,我说:“ Vision(愿景)是拿来挑战的,不是拿来证明的。”

Vision是需要相信的,相信的人才会做,做后才能证明是对的。你不信,Vision就不会成。在公司早期,无论找员工还是合作伙伴,你会发现,能够跟你团结在一起的都是无产阶级,都是一无所有的人,因为没有,才会想一起去拼命。

淘宝早期跟美特斯邦威聊的时候,马云也出面了,至少聊了四年,对方才觉得可以到淘宝开个店试下,前期根本不信。早期你没有办法借谁的力,生态的早期就是没有积累的人因为相信共同的Vision才走到一起的。

你如果没有激情,走不远,没有激情的团队你扛不过那么多坎。这个事情如果你做得没有乐趣,你也做不下来。

阿里云从09年开始,Vision很清楚,来的人都是信的,但是每年都会送走一批人,就是打残的,然后再引进一批人进来,一批批人往前拱。你如果没有这样的enjoy(享受)的感觉,坚持不了很久。

心得四:自信和自疑

 

创始人经常处于这样的状态之间,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对的,有时候觉得自己想的全错了。万一把公司带到坑里怎么办?什么时候该民主?什么时候该独断?坚持还是放弃?

中间肯定有运气的成分,但是这本身就是自我修炼的过程。最难过的坎就是这个坎:极端的孤独、极度的自我怀疑,但是只能相信自己

如何克服?如何提高心力?如何保持适度自我怀疑下的自信?

这两年互联网发展和传统结合越来越紧密,有的人行业经验比较强,有的人互联网经验比较强,有的人懂平台思维但不懂商业,有的人懂商业但不懂平台思维,在这个过程中间,自己的优势怎么坚持,什么时候去聆听,怎么把这些东西糅合在一起成为团队的智慧,这是非常考验大家的努力的,但是也要适当保持游戏的心态走过这个过程。

2002年,董事会跟马云谈过一个话,就是多年找CEO,但是都没有找到。马云做着做着就成为一个好的CEO。

很多时候想找到好的CEO ,但还是从相信的人中间走出来。

四个核心决策

 

第一,核心客户价值足够强大、鲜明、容易感知

 

这是一个平台能否起步非常重要的一点;一个平台你可能有很好的理念,但落足点是你的客户价值是否足够清楚鲜明。你的理想再好,不会因为你是平台,就来用你的服务。

平台为什么起步难?

因为你要用平台的原则和打法整合出一个服务,客户还能因此满意,你才能找到第一批用户。平台往往一开始寻找很小的切入点,你找到的客户是原来社会边缘的客户,因为社会上原来给他们提供的服务和解决方案很差,虽然你提供的也不怎么样,但是已经有5、6倍价值的提升,他们就会来用你,只要有人用你,你就有演化的机会

Facebook最早的用户就是一批哈佛的无聊看女生照片的男生。正是因为这么一个清楚的用户训练过程,模型和网络才能开始迭代和优化。你想不清你创造的价值,一切都是空谈。

第二,准入门槛有多高?

 

服务的领域不一样、目标不一样,准入门槛不一样。淘宝选择了零门槛、谁都可以进来的领域,但是平台治理难度很大,因为只能事后治理。方向决策难点是选什么都可以,每个方向都有优点和缺点。

第三,信用问题如何解决?

 

一个平台的价值就在于信息的对称和流转效率,再者是信用,没有信用就没有平台。淘宝早期发展出的另外一个里程碑发展就是支付宝,基于支付宝形成信用体系,在一个缺少信用的社会建立一个信用体系,这才带来生态发展最基本的东西。

只要你建设平台,就要回答谁来提供信用。是卖家自己说,还是你来对大家的信用打标?如果是后者,你怎么解决规模、众口难调的问题;如果是前者,卖家自己提供的信息是否可信,买家如何认证卖家的信用?这样的方式交易最初成本是否过高?如果让买家评价,如何避免买家的恶意行为或者个人偏好?怎么筛选出买家的共同行为给卖家?这都是一系列非常复杂的平台治理的问题。

第四,基本功能如何满足?——初步的角色分工

 

平台早期最忌讳的就是做得太广太薄,什么点是最关键的功能,从而让平台跑起来?这个功能的定义很重要。

平台型的企业没有Vision(愿景)是没有办法走出来的。

Vision(愿景)式的动作比静态的Vision更重要。当你要做足够大的企业或生态的时候,你要有足够大的Vision支撑。

某种意义上,阿里巴巴的特点,在于马云一开始就定了一个特别广的Vision:“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套到哪里都可以。

互联网不断在变,商业不断在变,每3、5 年阿里就密集思考未来,从Vision的角度去思考事业够不够大。而我们内部几个人是在不断做的过程中,明确这个Vision要不要去做。

作 者 | 曾鸣

来 源 | 阿里味儿(ID:aliweierV)

创业论坛:除了改变世界 创始人如何防被赶走

在过去一年,估值已达625亿美元的Uber几乎成了全球创业公司欲与比肩的目标。

在昨日举办的“第三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Uber全球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坦言,Uber从6年前开始创业,一开始只是想要“按一个键就来一辆车”,但到今天,Uber给全球交通带来了巨大影响。

创业所带来的能量,可见一斑,或者说,几乎没有人能够忽视这股“原力”。

更让人兴奋的是,这类故事的主角,并不仅仅来自于海外。除了Uber,诸如在生物健康领域欲与衰老抗争的碳云科技、掀起直播网红经济热潮的映客等等,都在各自领域掀起风浪。他们给人们带来影响的同时,也佐证了“创业”是一项可以真正改变世界的行动。

但事物总有两面性,机遇的另一面可能就是无尽的大坑。当人们开始频繁讨论消费升级、内容创业中存在的机会时,误区也悄然埋藏其中。

在此次网易未来科技峰会的创业主论坛上,网易科技与嘉宾们同样也在试图找寻创业背后的本质。

作为一项热钱集中的领域,消费升级无疑是创业中的一个热点。

对于消费升级的理解,人人车创始人兼CEO李健认为如果某个行业还在欺骗用户,那么这个行业就还有“消费升级”的空间,那就有机会。

他说,因为按照消费升级的理论模型,其中一个追求升级的方向就是要更享受。“享受是什么意思?如果这个东西我只能穿上它才叫享受,那么我享受的那个频次会大幅降低”,他进一步表示,在买衣服的例子中,女孩哪怕买了不穿,但她逛了看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这个过程就很愉悦。

这类“享受”从实用角度上无法讲通,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一种主观观感。最重要的是,它扩张了消费升级的边界,理应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航班管家创始人兼CEO连长(王江)也有类似的看法。在连长看来,创建一个新的品牌弥补消费需要就是升级。“消费升级是什么?是花很多钱买一件小众的有特点的貌似不用的东西”,连长如是说。

在这类“消费升级”项目中,连长认为咖啡算是一个明显的代表,“咖啡是面向万亿市场的消费升级的标志性的产品,特别适合连续创业者干。”

不过,在惠人贷CEO李晨看来,消费升级不能一概而论。他表示,中国不同城市之间差别较大,针对不同城市的消费升级不太一样,“诸如对于工作人群,买个手机很容易,但对于学生可能就会用到分期”。而消费升级本身的定位可以概括为“比原来更爽”,这个说法其实是比较朴素而笼统的,也很难被量化或者标准化。

针对不同地域、不同人群进行的消费升级项目,都有可能具备很大的挖掘潜力。

内容创业的误区

相比消费升级,内容创业的火热度并不逊色。然而,由于热度过高,一些疲敝随之滋生,这也让当前的内容创业多少显得有些不太理性。

这一现象的一个代表话题便是IP。

米未传媒创始人兼CEO马东表示,今天很多人都在说IP,“最开始这个事我觉得我是懂的,但到今天我彻底不知道了。”之所以这么说,主要因为在马东看来,今天我们谈的IP很多是商业价值。

然而,好的内容应该让人赏心悦目、让人解闷、有所得,但人们今天想的往往有点多了,过多的强调了“价值”。现在是应该回到最原本定义上了。他举例称,一块地要盖起房子,拿到房产证才能住的舒服,但很多人盖的时候就想着卖了,忘掉了房子本来的用途。

《欢乐颂》编剧袁子弹也认为,对IP过于盲目并不对。在她看来,IP再大也不能趋之若鹜,因为最终只能找一个小切口切入,“IP问题需要取消伪概念,关键得基于专业角度去考虑这个IP是否具备价值,再去挑选一些东西才是有意义的。”

但回归本源,并非意味着要忽视内容的价值。

马东表示,人们最开始的需求是柴米油盐,进入工业时代就是衣食住行,将来人们可能都能活到120岁,在这种未来中,健康会很重要,而另一个会火的变是娱乐产业,“娱乐是人的本性,甚至比文化离人的距离都近得多,我们要争取把他变成钱。”

只是一切过犹不及,变现本身更多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而不是刻意为之。袁子弹说,以编剧行业为例,重要的不是要钱,而是拒绝钱,“钱只是一个工具,把它作为目标都是特别谬误的事情”。

具体来讲,袁子弹认为,内容行业的人在自己的行当里面,不是去贴近钱,而是不让钱过多地贴近,干扰其做正确的事情,毕竟做出一个好的东西远远比值多少钱更重要。

投资人说:创业者需注意控制权问题

作为消费升级、内容等创业热背后的力量,资本一直也在伴随市场进行思考。

事实上,今年创业的总体热度有所下滑,已经反映了投资人在心态上的变化。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郑庆生对此表示,2016年并不是资本冷了,也不是很火,实际上它是进入了一种常态。

他认为,过去的创业热浪潮都有一定代表性,从最开始门户投资,紧接着包括游戏,紧接着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电商几乎是同时到来,电商之后又是O2O,O2O又持续了12个月以上的浪潮,这些浪潮结束之后更多的投资将会投向垂直领域。

垂直领域的创业热正是投资人眼中的“常态”热度。

对于近日关于万科、汽车之家连续出现资本与创业者之间的博弈热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表示,失去控制权的王石是“裸奔”,创业者在引入C轮或D轮投资以后会失去控股权,这时候创业者需要考虑如何引入保护机制,这是需要考虑的。

但对于中国早期创业者来说,不用担心自己被换掉。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周炜表示,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会用参与创业的心态去参与投资,所以在中国很多创业者是企业的灵魂,基本上投资人不会出现随便替换创始人的情况。

不过,郑庆生认为创业者的保护机制目前并不需要,“因为在今天中国的创业者还是遵守基本的规则的,这个规则主要是体现在当时你们在你的增值协议和公司章程里是怎么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

文/李儒超文/李儒超

天猫超市创始人马学军加盟云锋基金任董事总经理

 雷帝网 雷建平 6月16日报道

 

雷帝网今日获悉,前阿里城市生活事业部总裁兼任喵街商业智能(阿里与银泰合资公司)CEO马学军(花名:郭大路)近期投身到投资行业,出任了云锋基金董事总经理。

 

马学军当过官员,在传统行业创业16年,阿里工作6年。马学军在阿里工作期间完成多个创新项目的0到1孵化、后任阿里城市生活事业部总裁兼任喵街CEO 。

 

不同工作角色、不同业务模式、不同行业切换,使马学军与众多的创业者或职业经理人有着不一样的经历。

 

根据介绍,2010年8月到2016年9月,马学军在阿里巴巴的六年正是阿里的高速发展期,先后创立过“天猫超市”、“天猫爱峰潮家装线下体验馆”、“喵鲜生”、“天猫预售”。

 

马学军还先后或同时负责天猫家装、天猫汽车、天猫家纺、天猫箱包、天猫医药、天猫会员/积分等业务,还主导了线下购物中心场景下实践,孵化出“喵街”和“天猫试衣间”业务。

 

加入云峰基金后,马学军将主要关注的是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马学军认为前些年各种不惜重兵的“入口之争”,在消费升级和新零售的今天不过是众多可以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内容的“出口”,所以基于优质内容的投资是未来重点的投资方向。 

—————————————————

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其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