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人不淑刘江峰:被贾跃亭坑惨的380天

刘江峰一定不会忘记,他成为酷派CEO那个下午的尴尬场面。2016年8月16日,这天本应是高兴的日子,酷派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举办手机新品发布会,并正式宣布大神级人物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加盟酷派担任CEO。时任乐视网董事长和酷派董事长的贾跃亭在当天并没有来到现场,他通过录制的一段视频宣布刘江峰加盟。然后刘江峰被请到台上,正当他酝酿好情绪要讲话时,突然话筒没声音了,台下的人听不到声音,唯有通过口型猜测他在说什么,工作人员迅速更换话筒发现依然不行,这才确定不是话筒坏了,而是声乐系统出了故障。

故障持续了很久,前央视名嘴、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只好上台拉大嗓门使劲喊,在现场送出5部酷派新发布的手机以化解尴尬。

话筒调好以后,刘江峰再次上台,才说了几句话发现话筒又没声音了,只好草草收场。刘建宏眼见一直送手机也不是个事,为了将音响修好,最后不得不选择临时暂停10分钟。

当暂停结束后,发布会重新开始,刘建宏上台自打圆场说,乐视和酷派将发布会开成了上下半场,弄得跟足球比赛一样。但实际上,这场发布会话筒出故障的次数可以跟篮球赛有得一拼了,不仅有上下半场,还将整场活动分成了一、二、三、四节。毕竟,五棵松体育馆是篮球馆,后来被乐视冠名后才改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

当天就有一位媒体老师说,他参加过数百场发布会也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场面,那倒霉场面就好像专门针对刘江峰一样,他感觉刘江峰去酷派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虽然这是玄学,却也一语成谶。380天之后的2017年8月31日,刘江峰在朋友圈里说要收山了,很多人为之惋惜。

为什么大家这么关心他出走酷派呢?一来他曾带着荣耀出走华为,又负气出走他创办的多点;二来这事儿和贾跃亭脱不了干系。

刘江峰的情怀是要改变世界。大学的时候,他的情怀还没有那么高,写不出“时间未老,理想还在”这样的句子,也说不出“梦想是必需品”这样的话,这些话听起来就很贾跃亭。事实上,大学那会儿他的情怀还只限于吉他,那是他的“爱情冲锋枪”,四年没有命中一个人。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贾跃亭到底是梦想家还是伪装者,刘江峰也不能。贾跃亭招揽他的时候,他对贾的认知是很有梦想,步子迈的挺大,他替贾跃亭担心资源跟不上。如今苦果落在了他身上,资源变成了让他头疼的事。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手里捏着上百亿的地产,却因为几个亿寸步难行。于酷派来讲,他毕竟是外来人。他带着人进驻酷派的时候,前酷派总裁李斌带着酷派元老离开。关键的是,他和酷派的股东有矛盾,空降兵向来都不好当。

为了更独立,更有话语权,更能按自己的想法做事,刘江峰才选择了酷派,但是貌似最后他没能得到这种独立的话语权。他只能愤懑的,满肚子委屈的抱怨“这是在捧着金饭碗要饭”。

理想和现实总有偏差,他在酷派的日子没有预想的那么好过。在小米、联想都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觉得贾跃亭的《野子》很好听。但是进了酷派以后,贾跃亭甚至不爱听他分析华为的优点。就像当初听着贾跃亭“乐视、酷派联姻打天下”的鸡汤时,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乐视会发出“该砍的砍该扔的扔”这样的声音。

情怀终究没能敌得过利益。当初酷派背弃奇虎360,投入乐视大家庭的怀抱,贾跃亭召开发布会,刘江峰还是救火先生。刘江峰在发布会上表态“乐视和酷派的联姻,必有未来”,如今却在讲“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中间多出了一条护城河。

时至今日,没有人记得刘江峰宣布加盟酷派那天被话筒折腾了几次,但是被几家银行折腾却是可以数明白的。 拜贾跃亭所赐,酷派和它的员工都享受了特殊待遇。七月底平安银行率先发难,在距离还款日期仅仅十九天的时候,向法院提起诉讼。

平安银行愿意不谈利息,只求酷派立刻偿还本金。之后酷派又连续接到了宁波银行和浦发银行的起诉状。很难说后续还会不会有哪家银行起诉酷派,甚至直接拿出建行对付乐视的办法,将员工的信用卡额度将为1元。

初入酷派时的信心满满早已烟消云散,现在剩下的只有“坦白说我对现在的股东信心不足”。当初“五年重回第一,销量过亿台”的口号是两个人一起喊出来的,如今老贾一个人在国外吃喝玩耍,刘江峰在国内被追债压力山大。老贾,你丫到底躲到什么时候?刘江峰心里应该早已有了答案。

在COOL M7线下渠道首销即将开启的时候,他配上“收山之作,敬请光临”这样的话。这番离职表态没有太多伤感,毕竟这是他第二次从手机圈出走。他说想休息一下,暂时不会回来。因为几个亿就举步维艰的苦日子,比起玛莎拉蒂和雪茄来说实在是可以骂娘了。

作为一个会用诗当演讲开场白的理工男,刘江峰一直很有个性。在华为的时候,他就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他一直自称在华为是个另类,不怕犯错担责任,幸好没出过大错。确实,抽雪茄、开玛莎拉蒂并不是华为技术男的典型特征。

最终让他名声大噪的是他一手打造的荣耀系列。在他的手里,荣耀从无到有,再到价值几十亿美元,只用了短短一年多。14年底,“在华为从来没有做过选择”的他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荣耀业绩最耀眼的时候辞职。

离开的念头也很早就有,他还在新加坡的时候就想离开华为,换一个新环境了。后来总部派他去做手机市场,他觉得新鲜就留下来了。也正是做手机市场时,他发现了生鲜市场的巨大潜力。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对于任何人来讲都值得慎重。作为荣耀的一把手,他的离开同样不是件小事。他曾经和当时的二把手彭锦洲商量过,结果是惊得他爆了粗口“妈的,你也想出去?”,就这样,他们俩先后离开了荣耀。

刘江峰去做了生鲜网站多点,彭锦洲则是选择了造FIIL耳机。也许是因为喜欢汪峰,也许是因为与彭锦洲的交情,后来刘江峰还投资了FIIL耳机。

“本质是个龟毛且追求极致完美的人。”这是刘江峰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他创业去做“多点”电商平台时的真实写照。按世俗的眼光来讲,他已经是成功人士了,但他还是选择一天工作16个小时。甚至和人握手的力气都大了许多,他自嘲最近和卖菜的打交道太多。

然而,世界是残酷的,没有人可以擅长所有领域,付出也并不一定有收获。多点的创业失败,是刘江峰内心的一道伤疤。尽管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对待创业,忙的高尔夫都没有时间打,多点还是败给了创业那可怜的成功率。

他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外面的世界,也不出意料的折戟沉沙。在见识了和政府、对手、媒体打交道的复杂之后,他终于还是认同了那个市面上广为流传的观点:华为人不适合创业。他的总结是:华为人的工作环境相对封闭,思维也相对狭隘,总觉得付出总有回报。

有趣的是,紧随刘江峰之后离开的“荣耀二把手”彭锦洲有着极其相似的经历。这两人前后相继离开华为,都选择了其他的领域自己创业,又相继回到了手机行业。今年,彭锦洲低调的在锤子开始任职,遗憾的是他没有享受到罗永浩连夜包下一架私人飞机的待遇。从李一男,到刘江峰,再到彭锦州,华为创业帮怎么了?

重回手机行业,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必然。刘江峰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不管顺不顺利,我肯定还会回到通信行业。我的积累都在这里,做起来更顺。”所以,虽然刘江峰表态暂时不会回手机行业了,但是未来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呢?我们毕竟不是三眼乌鸦。

可能现在他才明白,只有任正非才是真爱他啊,贾跃亭和物美都不过是逢场作戏。要知道,当初他离开华为去创业,连logo都还没有就拿到了IDG资本的1亿美元天使轮,任正非急忙从欧洲回国挽留他;如今他又要走,那个口口声声称兄道弟的贾跃亭去哪儿了?


请认真读我的每一个故事转载&合作微信:muqin0512
鹿鸣财经微信ID: luminglab

酷派2016年亏损43亿港元已解约数百名应届生

雷帝网 乐天 6月1日报道

酷派集团(02369.HK)昨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2016年营收79.94亿港元,上年同期146.67亿港元,可看出酷派营收同比缩水了45.4%。

酷派集团2016年销售成本为76.37亿港元,上年同期为130.79亿港元,销售成本也同意出现了大幅下降。

酷派集团2016年除税前亏损41.82亿港元,上年同期为除税前盈利23.11亿港元。

酷派集团2016年全面亏损43.42亿港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0.49亿港元。

造成酷派2016年大幅亏损的原因主要有几点,分别是出售一合资公司投资亏损的18.37亿港元,销售及分销开支为10.09亿港元,行政开支9.31亿港元,其他开支9.26亿港元。

其中,酷派2016年的亏损中,出售一合资公司投资亏损的18.37亿港元是上年没有的,另其他开支也远远高于上年同期的1.68亿港元。

这是乐视控股CEO贾跃亭进入酷派后公司遭遇的最严重一次亏损。

另据了解,最近酷派刚刚被曝出今年校招的300名左右应届生解约,称公司已无力承担这些新录用的毕业生。对此,酷派称解约人数并没有那么多,一些符合海外市场职位的人员将被保留。

—————————————————

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其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