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大概率将于情人节恢复,漂亮的“休克营销”?

在A站于2月2日关闭后,有关A站是否能够“诈尸”的猜测就一直没有停过。主要围绕在三个方面:

  1. A站究竟何时恢复?
  2. 阿里云究竟有没有关停A站的服务,有没有释放数据?
  3. A站究竟有没有进行融资,资方是谁?

媒体、网友对A站关闭的解读大多集中于和B站的对比、特别是情怀和商业模式的探讨。但笔者认为,A站这一轮通过关闭网站、连续的社交媒体和公关运营,打出了一波“休克营销”。舆论、用户对A站的关注度,被拉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热度。

就热度本身而言,A站已经挣得盆满钵满。A站在这方面的能力,其实远超其自身对网站的运营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A站根本没有死。各种迹象表明,A站大概率将于14日重新上线。

有网友在知乎作出分析:

其证据有两点:第一、A站的春节传统项目AC春晚还在加紧制作中,“视频部猴子非常繁忙”;第二、AC春晚原定14日上线,A站方面没有表示过计划有改变。(详见acfun.io)

那么,之前大家疯狂传播的“A站的阿里云服务器到期欠费被停,数据保存七天。”的传闻是否为真?

可以推断的是,所谓“A站的阿里云服务器到期欠费被停,数据保存七天。”的传闻是不太可信的,并有可能是被制造出来的。

首先不管是A站官方,还是阿里云官方,都从未对这一说法做出过说明。而且A站CDN还在运作状态。比如像http://cdn.aixifan.com/acfun-pc/2.2.95/img/logo.png 这样的原A站logo图片地址,依然可以继续正常访问,同时这一地址也是A站一直使用的CDN服务地址。这说明A站的CDN服务并没有关停。

与此同时,根据it之家报道,A站在前几天也将域名续费一年,过期时间已经延续到了2019年2月8日。

CDN和域名续费都证明了A站并没有完全停止所有服务,并且还有资金可以继续支持。更不用说A站的数据有没有被阿里云释放了。可以肯定的是,数据是一家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即使阿里想要借停服务和奥飞进行股份博弈,也不会删除这些数据。

那么,假如A站可以恢复,并且资金并没有耗尽,且没有关停所有服务并释放数据,那么为什么还没有恢复上线呢?难道他们不要流量了吗?

答案正好相反,最大的可能性是A站正在借助新一轮融资进行“休克营销”。在越来越残酷的创业环境里,A站的这个营销案例,可以给很多中小创业者借鉴。

众所周知,由于A站在2017年非常不顺,遭到了来自内外各方面的打击,其品牌和流量已经下降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DAU据说只有几十万),其实关站与否对A站根本没有那么重要。但是A站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还有留存,通过一轮关站,反而可以博取到大众的同情和关注度。假如再通过14号突然复活,和AC春晚同时上线,完全可能将流量进行一次大幅提高。

可以说是非常高明的操作了。

(A站关站的微博有近7万转发,那么复活呢?)

其实,A站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一招了。在A站发展史上,关站不仅不是致命的,反而是其用户狂欢、造梗、娱乐的契机。在游民星空的报道中提到:“你在A站能看到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炸站理由:线路中断、服务器磁盘损坏、DDoS攻击、机房改造、被关停、尝试修复旧视频时技术失误、管理员下小黄片把服务器硬盘占满……所有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可能性,都在这片伟大的试验田上诞生,堪称互联网炸站博物馆。”

而A站不仅不把这些“炸站”当做耻辱,而是用自黑来消解。比如A站在去年还计划推出自制动画《A站药丸》(要完)。

当然,真的玩到关站的程度,其实是有点过的,不知道同情过A站的媒体和用户,知道自己被彻底蒙了一把会怎么想。

但是A站这个大胆的思路,其实值得中小创业者们记在小本子上,当公司面临生存方面的舆论危机,但又基本找到了下家的时候,想想是不是可以玩一把“绝地求生”?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A站现在究竟有没有进行融资。这个问题圈内信息非常少,不过A站公司还在正常运营,A站员工还在公司里吃火锅过着小年并更新微博,而HR还在拉勾上刷新着简历,视频部还在疯狂的赶工着2月14日的AC春晚。

所以,情人节见了吧?Acfun。

A站关停?!网友: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

A站估摸着要关停了!AcFun官微刚刚发布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 ”并配了大哭的表情符号:

然后,狮子君看了下下面的评论,一大波A站的真爱粉们,在呼唤A站留下: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什么情况,一大波的默哀挽留?!

搞不清状况的狮子君,默默的打开了手机里的A站app:打不开

跑去A站的官网:依旧打不开…

换个浏览器,结果还是打不开:

再结合此前媒体的报道,A站在阿里云的服务器,在1月31日晚上12点就到期,如果未能续费,A站就可能被关闭服务器的新闻:

以及拖欠员工的加班费的爆料:

A站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在网友一片哭嚎中,有网友表示:嘘寒问暖,不如打比巨款;

紧接着,感人的一幕出现了,网友:求你开个会员,卖点周边吧

给我一个冲会员的机会好么?

看到网友自发的支持,竟然莫名的有些感动;

但很可惜,A站用户的信念并不足以维系一家商业公司的存续。决定A站未来的还是正在洽谈的融资;

众所周知,从去年年底开始,阿里或将收购A站的肥皂剧就一直在上演:

当时有媒体表示,A站甚至是阿里布局大文娱板块中,撬动年轻群体的敲门砖;

但在视听许可证和下架大批视频的影响下,到2017年A站的日活跃用户甚至不足B站的二十分之一,这巨大的差距,或许才是投资放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

而A站从创始人低价转手,到奥飞、优酷、中文在线等资方相继入股,6年经历三次大换血,高层的寂静动荡,对A站的经营也影响剧烈;

每次换血高层人员都需要花费很长一段周期去熟悉二次元网站的运营,而A站本身也需要去适应新的管理人员。然而管理层的混乱导致A站长期处于熟悉和适应的过程,导致A站在企业最好的上升期错过许多发展机会。

也就是说,即便此次融资成功,A站还有可能迎来人生的第四次大换血,接下来又是一波新的适应;

活跃用户下降高层动荡,这些都还好;最重要的是A站本身没有盈利能力;即便现在A站都要凉凉了,用户一直称道的还是:A站到死都不会收用户一毛钱!!!

这样被惯坏的用户,这样一不收钱为噱头的A站,在商业话的今天,即便赢得了阿里的投资,又能走多远呢?!

年关前,A站彻底凉了?90后热血青春再败于油腻大叔

来源:P2P观察(p2pguancha)

作者:观察君@不狗

经历了N+1次生死劫之后,A站这次真的绝处无生机了。

2月2日,A站官网以“加载失败”与众人道别,而其官方微博上用起一贯“不正经”的口吻留下遗言: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

认真,你就输了!

A站在和历史的博弈中,小到团队口角之争,大到融资骗局以及无厘头转卖,它将自己的生命断送在了“不认真”上,而这次连用户众筹刷爆会员都再难续命。

A站死了

A站:

AcFun弹幕视频网,简称“A站”,成立于2007年6月,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开创者、引领者。

自成立以来,A站以视频为载体,逐步发展出基于原生内容二次创作的完整生态,以高质量互动弹幕内容为特色,获得了超粘性的用户群体,累积了大量80后、90后、二次元核心用户,产生输出了大量网络流行文化,是国内主要的二次元年轻人聚集地之一。

A站为国内二次元视频网站鼻祖应该没有人反驳,但由于长期以来商业化进程受阻,后来者B站迅速抢占制高点,先驱者A站只能望其项背。说白了,因为赚不了钱,所以穷死了……

2017年11月27日,A站即将关停的消息不胫而走,彼时AC娘已经失联3天;即便两天前官方已经发布公告称因技术原因导致导致网站无法登陆,但A站天下还是陷入一片惶然。

A站公告:

因为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AC娘的物理连接状态暂时停止,猴子将陪她在翡翠香蕉梦境中继续战斗。请大家稍安勿躁,保持正常生活秩序,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把养肥了的精神能量输送给猴子。

与此同时A站位于望京融科中心的办公室,公司运转正常,员工照常上班。一切照旧。并不像是传言中“被拔网线”或是“紧急关停”的样子。

27日当晚,A站正常访问,谣言不攻自破。

走过了阳关道,却没走过独木桥。2017年底媒体曝出,A站用的服务器是由阿里云提供的,但在1月31日晚上12点就到期,如果不能及时续费的话,那么就可能会被关闭。

换句话说,今天A站关闭大概率是因为没有及时续费。

同一时间,A站还出现了无法发放工资的情况。2017年11月,一位已经从A站离职的人士向媒体透露,A站没有下发10月份的工资。该人士介绍,2017年9月份的工资也是在2017年11月初才发放的。

阿里弃子

钱不是万能的,A站再一次用声明解释了这个道理。

网站404之后,2月2日9点50分,A站官方微博发出最后的感叹:“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并附上了大哭的表情。

与此同时,App也显示“加载失败”,而A站关停的真正原因也慢慢从“穷”的调侃,转移到融资不畅,导致网站难以为继正题上。

1月18日,有媒体就A站新一轮融资问题进行过独家解读,“阿里入股恐生变,A站再临生死劫”。而短短一周时间,阿里按兵不动温如山,A站最终成了温水里的青蛙。

2017年早期,马云参与创办的云锋基金就和A站有频繁接触,正是为了洽谈新一轮融资重组,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接触拟通过投资实现阿里巴巴(云锋基金+合一集团)对A站的控股。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5年合一集团(优酷土豆母公司)就以5000万美元注资A站。此次接触后,云峰基金将以10亿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对A站进行重组,占股将超过20%。最终,合一集团与云锋基金在A站所占股份一共将超过50%。

阿里有情,A站有意,双方各自打着小算盘。

A站在ChinaJoy的站台展示弹幕文化

1、阿里拿下A站,要和腾讯抢二次元市场

据中国市场调研在线发布的中国二次元行业调查分析及市场前景预测报告,2017年二次元行业市场规模已达到1000亿元人民币,预计5年后将迎来100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而反观阿里的文娱矩阵,在这块巨大的蛋糕上,却还没插下一根蜡烛。

2016年6月, 阿里巴巴宣布联合旗下合一集团、阿里音乐、阿里影业、阿里体育、阿里文学等内容业务成立大文娱版块,后升级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

如此庞大的文娱集团,却在年轻人市场以及内容领域的布局成果并不突出,并且从目前的发展而言,该集团仅仅处于起步状态。

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对媒体透露称,阿里巴巴最主要是看中A站的年轻人用户与二次元社区功能。而A站则整好补充了阿里巴巴大文娱体系的布局中社区类产品的空白。

“传统视频网站必须靠不停购买或自制内容才能留住用户,而社区的优势则在于其不需要主动提供过多内容,用户本身就能够不断生产内容,并在社区中活跃。所以社区的用户粘性和自身的壁垒更高,这是阿里和腾讯都想要的。”上述人士表示。

巅峰时期的A站, UGC 内容占比超过 98%、拥有 60 万 up 主、每日生产 11000 个原创视频、用户日停留时间 54 分钟、日PV 5500 万……这样一个入口型平台的用户沉淀能力可见一斑。

马云一直盯着A站,就像盯着马化腾和他的B站一样。

腾讯一直以来都是深植在年轻人群之中。旗下QQ,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年轻人即时通讯应用与社区。并且,它在网络文学、在线动画、网络游戏等年轻人日常必需的内容领域,始终保持着浓烈的兴趣。

因此,早在2015年11月,腾讯即投资B站。B站此后一系列的市场拓展中,都与腾讯的扶持分不开。

为此盯紧A站,是打赢二次元之战的必备筹码。

2、背靠阿里想乘凉,昔日王者的野心未平

成于傲娇,败于傲娇。A站一句“认真,你就输了”已经成为一代人的生活态度。在佛系还没流行起来之前,A站就已经将佛系演绎得很彻底了。

但正是这份无所谓的心态,不拘小节成了它的慢性毒药,一步步将它侵蚀。

首先是盗版盛行。说到盗版,其实B站的发展历程中也经历过这个阶段,但最终B站挺过来了,A站也“厚着脸皮”挺过来了。

2014年底,后来的东家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但A站并未因此重视内容版权;第二年3月,优酷土豆起诉A站,这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

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查询工商信息显示, A站北京公司和广州公司在2016年遭遇的版权诉讼有16起。同时,从2016年到2017年年初,A站大量的日剧、美剧资源遭遇下架。

认真,你就输了。A站一路走来绝对可以说是“相当不认真”——Acfun的域名曾长达8年没有备案。

2015年11月,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同时,A站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已被列入黑名单,这个黑名单记录一旦产生,原则上不能消除。按照监管部门规定,进入黑名单的企业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

最终只能通过启用土豆网二级域名acfun.tudou.com,将AcFun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域名风险。

2016年9月,A站的新域名acfun.cn/acfun.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

相较而言,竞争对手B站牌照齐全,政策上的风险较小。曾经是A站后花园的B站,在产品和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并且已经超越A站,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

公开数据显示,最近半年,B站的月均DAU在不断上涨,A站的月均DAU却在缩水。2017年5月,B站的月均DAU是A站的15倍,到10月,这个数字已达到25倍。

可以说,在和唯一的竞品B站的角逐中,A站已经打输了。

目前,几乎所有文娱领域的经营与盈利模式、发展扩张的取径尤其是用户的消费模式皆已相对明晰。此时,公司在竞争中主导方向是调配、组合行业资源,而并非开拓全新的商业模式,研发新产品。这一背景下的行业竞争,将是资本与流量的角逐。

在这方面,B站已领先一步。公开资料显示,B站2014年已经完成了3800万美金B轮融资。投资方为IDG,估值2.8亿美金。近期,更有消息传出,B站将赴美IPO,市值预估超过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6亿元。

为了挽回颓势,A站抓住阿里这根救命稻草,才有一线生还的机会。

3、“贱卖”无门,别了A站

对A站来说,机会都是别人的。失去了阿里这最后一根稻草,A站只能留下一句“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给世人唏嘘。

阿里用A站来压制腾讯,A站借阿里东山再起,你依我浓,情投意合。但,就像A站在这场爱情的博弈中,还是输给了情场老手的阿里。

1月初,从亲近云锋基金的投资人士处对外透露,云锋及其背后的阿里对A站新一轮融资的态度发生转变,“目前云锋的态度就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阿里手里攥着钱,但A站能给的除了情谊,还是情谊……

除了前述说到的实力问题,A站自身在财务等各项数据上的表现也难言乐观,其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而净亏损却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更是达到1.46亿元。

和收入成巨大反差的是, A站能给阿里展示的数据及预期非常有限,援引36氪资料:

带宽成本由2016年的每月500万缩减到如今的每月200万;

2016年启动商业化后广告收入预计从去年的100万涨至3000万;

未来1-2年精准广告占比45%-50%,游戏收入贡献提高至30%-35%,电商收入将占15%;

每月花费1000万购买腰部内容,打造垂直社区。

另外,阿里弃A站也有其战略上的衡量。事实上,近年,阿里二次元投资标的正在不断扩大,除了A站,云峰及阿里还对其余能充当招揽二次元新兴人群、扩充新内容入口平台感兴趣。

而有意跟随阿里入股A站的两家投资机构则表示:“如果阿里及云锋不入场,剩下的机构参与的意愿也不会太强”。

事实上,A站本轮融资除了阿里及云锋基金,赛伯乐以及一家地产背景的基金也有意入场,而A站自身还寻找了清科等FA机构做财务顾问处理具体的融资事务。

无论哪一个,都是为“马”首是瞻。马云说“NO”,全都凉了!

A站之死,是一代人的青春之殇。抛开资本的角度不说,观察君也曾是个想要用充会员拯救A站的二次元之一。但,A站最终抓不住阿里的悲伤一样,在钱面前谈感情,很受伤。

10多年以来,A站先后进行了五次大股东位置的调整,具体负责管理的CEO更是连续更换多任,它与奥飞动漫、中文在线、华策影视、掌趣科技乃至乐视这样的上市公司藕断丝连,也有和优酷土豆从原告被告关系演化成为占股股东的离奇故事。

一日A站人,终系A站魂。或许,历史早已埋下了悲剧的伏笔,只是追随者抱一丝期待。

——————

头条君:就在截至发稿前,前方传来阿里准备救场的消息。A站通过增发2.5股新股进行融资,可能会复活!不管事情走向如何,先祝A站未来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