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space 倒闭后,Sansar或通过构建“经济体”打破VR社交僵局

Altspace的倒闭给了我们行业怎样的启示,Linden 实验室推出的SansarVR社交平台又如何实现自我造血?这些重担最终都落在了“虚拟社会经济体”的身上。

VR小报8月1日消息 (报道 灵火) 《第二人生》(Second Life)开发商 Linden 实验室正式推出了基于VR平台的Sansar并在今日开启公测。

官方表示,玩家可以在VR中探索数百个虚拟场景(目前包括了博物馆、剧院以及寺庙等)。除此之外,参加公测的用户还可以在Sansar中建造新的虚拟场景,也可以创造各种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Sansar宣布“闪亮登场”的时候,却有消息称著名VR社交平台Altspace宣布永久关闭。尽管不知道为何 Linden 实验室选择了这个特殊的日子上线Sansar,但AltspaceVR的下场不禁让灵火产生了疑问:“Sansar能否成功,亦或重蹈覆辙?”。

Altspace倒闭的背后

关于Altspace倒闭的信息已经有很多报道,这里灵火不做赘述。简单的说Altspace从2015年获得103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后就再没有获得任何的融资,直至把钱烧完。

Altspace主要是靠在虚拟世界举办一些具有支付项的活动(例如演讲、Party、聊天和看演唱会)以此获利。显然,这样的体验对于初此尝试的玩家来说可以算得上足够好奇。但是AltspaceVR依靠每月约3.5万用户的流量得到的微薄收入显然无法支持其创建VR世界的巨大支出。

由此可见,Altspace倒闭的真正原因在于用户流量的不足。对此,乐客VR CEO何文艺表示,目前VR社交最大的问题是大多数厂商并没有真正寻找到良好的体验方式提供给VR社交的用户。

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寻求是否拯救Altspace的问卷调查

不光VR,在灵火看来任何社交类应用其用户流量都直接决定着社交平台的生死。相比流量资源远不如谷歌、Facebook的Altspace,即使成功获得了又一轮融资恐怕也很难与这样的巨头平分天下(尽管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正在寻求拯救Altspace,但也表示成功率十分低)。

Sansar的经济体

对于Sansar,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这样说道:“我试过Sansar,它的视觉效果很好。融入了《第二人生》中的许多经验,但仍有许多领域需要改进。从零开始构建一个社交平台( social platform)并不容易,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显然,《第二人生》的开发经验有可能让Sansar VR平台变得与目前任何一个VR社交平台都不同。在长达三年的研发时间里,Sansar的研发团队一直在极力将《第二人生》中经济体植入到虚拟现实体验当中。

林登实验室执行总监Ebbe Altberg表示,基于《第二人生》的成功案例,我们已经在Sansar中创建了一个市场,该市场从一开始便可以为Sansar的居民提供营收手段,用户可以出售虚拟物品以获取真实货币。

作为回报,Linden 实验室将从交易中抽取小部分的费用,Altberg将其比作是现实世界中的消费税。

在灵火看来,Sansar对于社交的独特定义有可能构建起一个完善的VR社交体系。对于Linden 实验室来说,Sansar所提供的并不是独立的VR场景体验,而是一个用户可以自由交易的虚拟经济体——VR世界,Linden 实验室在这里充当了政府的角色。

不过正如汪总所说,一切还都只是开始状态,Sansar究竟是会如愿的一直走下去亦或夭折只有靠时间去验证了。

从“经济体”到VR社交

相比QQ、微博,VR社交体验给人的最大不同在于最大限度模拟现实世界。所以在灵火看来,构建VR社交体验就好像在创建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体系、制度和法律等一系列基础将都将成为VR社交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左)和灵火(右)合影

无论Sansar成败与否,这样的思路将让VR社交体验有机会从“VR场景”体验转向“VR世界”体验。正如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所说:“现阶段虚拟现实社会处于早期阶段,还没人得到真正的答案。在这之前,不断的失败是寻求答案的必不可少的一环。最终,当我们发现它时,它将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不可料想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