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DaqriCEO:现阶段就要开始制造AR行业中的“iPhone”

编译 | 云吞

一个爱电影、爱撸猫的小姐姐


在上周举行的AWE——世界增强现实博览会上,所有的科技巨头们,包括谷歌、英特尔、高通和微软等,都展示了自己的AR技术。大会吸引了超过4700名观众,要知道去年只有3850人前来,7年前甚至只有200人参加。今年大会还吸引了212家公司参展,相比去年的120家公司有着质的的飞跃。


这其中就包含Dapri,总部位于洛杉矶的AR公司,专注于研发应用于工业生产的AR头盔。公司成立于2010年,融资金额达到1.32亿美元。在今年的AWE上,公司展示了为骑行者打造的智能AR头盔、为汽车打造的抬头显示屏、为企业打造的智能眼镜等。在会上,外媒与公司CEO Brian Mullins畅谈有关有关AR的前世今生。


在大会上,Mullins谈到了智能头盔、抬头显示屏、为何聘用Xbox之父Seamus Blackley,以及为何买下整个Blackley实验室来商业化名为“软件定义光”(software-diefined light,SDL)的3D打印技术。Mullins本人对苹果的AR技术很感兴趣,他也认为这项技术将会彻底改变人类和真实世界互动的方式。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描述AR能够干什么,来展示AR能够干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让每个人都真的拥有这项技术?’”


以下是采访实录,略有删减。


您本人在很长时间里面见证了这一技术的发展和进步。您对AR发展的节奏有何看法?AR是如何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的呢?


Mullins:我在这一行业已经7年了。我见证了这一行业从寥寥数百人发展到了今天,众多的科技巨头都有布局。我们讨论的主题也从“AR能做什么”和“AR什么时候会变得有价值”变成“我们已经证明了AR能够帮助工人更快学习、减少成本。我们能够证明它的投资回报率(ROI)。现在我们应该如何大规模使用它呢?我们如何将它和IT组织联系在一起?”很多的产品,从设备管理软件到CAD系统等,如何让这些客户来购买成千上万的AR设备?这些都是行业目前要解决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渡过难关、解决需求问题。


这就是目前AR所处的阶段。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描述AR能够干什么,来展示AR能够干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让每个人都真的拥有这项技术?’我们不能指望B端客户看着AR说,“我会调整我的业务来适应这项技术。”相反,我们要调整AR来做出适应这些企业的产品,让他们更好的将AR用在员工身上。


您如何找到AR真正酷炫的地方,以及如何帮助人们来解决问题?


Mullins:当有一样东西很酷,也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时,就会有一种风险——一方面它让人兴奋,另一方面却没啥实际用途。关于这一点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即如何专注于最低限度可以赚钱的产品或者平台,它们符合投资回报率,并且能够和其他领域结合。


我们发现,AR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帮助人们学习。AR比任何其他的训练模式都能够让人们更快的学到东西,这一点已经被独立的研究所证明了。而仅仅有这项技术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将它打包成一款解决方案。我们必须要将它和Autodesk的360、或者西门子的Teamcenter相结合,这样一来客户投资的这些内容工作流程就立马能够出现在AR中。

这就像早期的iPhone一样。现在我们会觉得,iPhone就是一台智能手机应该有的样子。但如果苹果一直等到现在才推出这款产品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今天的AR也处于这个阶段——我们制作出这个行业的iPhone,然后等待它成长。


很多人认为必须要等到技术最终成熟,但实际上AR技术现在已经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同时创造很多价值。我们现在就应该让消费者拥有AR产品,然后不停迭代来让产品进化。



您认为像显示屏的未来会是怎样的?Oblong Industries正在制作非常大的显示屏。一些人认为只要眼镜上的图像质量足够好,显示屏甚至会完全消失。


Mullins:在AR中生成虚拟的屏幕也许在质量上永远赶不上真实的屏幕。尽管如此,但虚拟屏幕所带来的好处将会超过缺点,差异性也可以忽略不计。问题在于,如果我能够在现实中看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我还会想让它看起来是个屏幕的样子吗?或者我会希望图像的呈现方式更加直观?我会想要在屏幕上出现一个带着小红点的email应用图标,还是想要一个email的3D模型呈现在我面前?


我们并不是一定要让每块屏幕都虚拟化,但这会影响我们在何种场合下使用屏幕。现在已经有可镶嵌的显示屏技术,让用户可以无痕的进行互动。而且我们不会一直戴着AR眼镜,比如当我们开车时就会把眼镜取下来;回到家时可能会有另外的视网膜投影仪,无需我们一直使用屏幕或者眼镜。当我们在想象一个没有屏幕的世界时,考虑这些场景是很有必要的。


英特尔认为,一旦自动驾驶汽车开始流行,我们就会迎来大规模的“客运经济”。这对显示屏来说是新的机会。


Mullins: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在行车过程中低头看屏幕会产生晕车的后果。一个重要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汽车上使用AR,屏幕仍然在那,而内容则浮现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的平衡感可以和内容相交互,但却不会产生晕眩感。这就是AR实际应用的例子。如今我们在汽车上已经可以用到抬头显示屏,信息漂浮在防风玻璃上。目前,美国人每天平均花在通勤上的时间达到43分钟,这对于和AR技术互动是非常宝贵的一段时间。


如果不需要自己开车话,也许我们会愿意花更长的时间在车子里。


Mullins:这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们能够在车子里处理工作或者享受互动的时光,也许我们不会再想着如何搬到离办公室更近的地方。甚至汽车会变成我们的“新家”。如果汽车能够自动平衡交通情况,高速路不再那么拥挤,或许我们还能够重新对一些城市进行设计。



您认为苹果会对行业带来积极的影响吗?


Mullins:我希望所有主要的移动平台都会带来积极地影响。我们主要瞄准的是B端工业领域,我们不认为AR适用于所有人。很多不同的环境和顾客都需要特殊的定制产品来解决问题。因此距离C端产品真正打入主流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但除此之外,AR的产品什么时候会发展到能够让人们愿意戴着去工作呢?距离这一点实现大概还有10年,就和智能手机进化的时间周期一样,当年的手机也曾像砖头一样大。当时手机被装载到了汽车里,费用随着汽车的分期付款额一起被均摊。最终,这奠定了基础,人们开始使用个人电话。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有了智能手机,这实际上经过了数十年的时间,虽然感觉上这个过程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这一局面也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更不会立马就被一副智能眼镜所替代。在当下的价格点上,很多to C公司做出的承诺将没有办法实现。


在VR行业中,对于内容的门槛是很高的。这对行业总体来说是很好的,但同时也让标准变得捉摸不定。目前已经出现了3A级的VR游戏,明年将会更多,这有助于让VR被大众所接纳。这实际上也揭示了消费者级AR的发展过程——在接下来3-5年内将会出现消费者真正需要的设备,然后开始推广。这会是一段很长的路。


您对今年AWE上的演讲感兴趣吗?Vuforia公布了“Project Chalk”,可以让用户做AR笔记和脚注。


Mullins:在AR和计算机视觉的帮助下,很多这种类型的应用都会原生化。比如苹果,将会在硬件上直接打造计算机视觉功能和更多的传感器。如果要使用AR,可以直接在苹果工具里面接入,这比在iPhone上使用第三方软件要方便。


对于Daqri来说,会不会在以后变成一间软件公司而不是硬件公司?


Mullins:我们有着很不一样的客户基础,但我们有着相同的AR技术规划。我们正在做着这些事——我们的计算机视觉和地图测绘也都融入了硬件。用户不需要使用任何其他的第三方工具来在Daqri平台上工作。

如果在某个时间点,所有的大厂都开始生产AR硬件,和提供基础的平台,那么Daqri会选择会这些平台设计硬件,而不是打造独立的硬件吗?


Mullins:拿我们的汽车客户来举例好了,它们生产汽车,同时对汽车里的抬头显示屏技术进行授权。这就是我们Daqri做的事,我们能让客户更加灵活地将AR技术运用到产品中。不仅仅是移动手机和可穿戴设备,我们能够让AR和应用更好的结合。


所以智能手机将不会是未来唯一的主角。我猜想当AR发展到一定程度,也许智能手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Mullins:这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从历史上来看,苹果当时进入了一个已经存在的市场。在AR领域它们也将采取相同的策略,但是不是所有的智能手机公司都能够适应成为一间AR公司呢?这个很难说,毕竟在当年有很多的科技巨头错过了移动端的机会。


AR产业的整个风貌是很不一样的。在B端有着很多用户,同时有很多成熟的科技公司会制造硬件,无论是手机公司还是电脑公司。但它们都会面临着和进入智能手机领域时一样的障碍。


原文地址:https://venturebeat.com/2017/06/03/why-daqri-has-spread-its-bets-with-augmented-reality-technology/


我们的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 | 采访 | 投稿 :文静(微信 mutou_kiki)

交流分享 | 爆料:案山子 (微信 shimotsuki_jun)

投稿邮箱:tougao@youxituol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