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lowPlus郭颖哲:产业+创投,量化投资才能减少失败

 

中国的创投市场正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

这些变化为我们在短时间内变成像欧美那样的成熟市场创造了无限可能性

——FellowPlus CEO郭颖哲

 

 

本文系原创,感谢支持

作者丨王梦冰,创始人

编辑 | 酸姐

 

商业模式是否盈利,不由你决定,而是由你给这个社会创造的价值决定。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曾用“结婚关系”来形容创业与投资的关系。张磊认为,两者的枢纽是诚实——双方在约会期间,要把各种问题,缺点、优点、生活习惯开诚布公。

张磊说:“我们希望创业者表现出更多的真实。我是烧钱的就说我是烧钱的,真实表达,总有合适你的投资人。大家能达成共识就合作,不能就不合作。但是,创投圈里也会经常出现金婚变一夜情的事情。”

 

这为整个创投圈提出了问题——我们是否有办法将创业项目的优劣势、发展性、收益性量化,建立一套以信息为导向的评估体系对症下药?

 

 

 痛点一:产业与创投关系的动态变化 

 

4月19日,受邀参加由FellowPlus主办的创投趋势分享2.0数据产品发布会。FellowPlus创始人兼CEO郭颖哲提出以量化投资做为主导思想,提升创投产业化效率。

 

在“产业与创投关系”、“如何实现量化评估”两个方面,郭颖哲接受了的专访。

 

FellowPlus是中国新兴的市场研究咨询机构,是一家一级市场信息化股权交易平台。通过对一级市场的大数据分析,帮助投资者优化资产配置。业务范围覆盖一级市场数据整合与分析、挖掘早期投资领域优秀投手、资产管理与增值服务。

 

:不同时代背景下,产业与创投的关系如何?

郭颖哲:产业与创投的关系一直在动态变化,我们认为两者将在2017年实现深度融合。

 

2013年-2014年的郭颖哲,总是苦恼于创业者们“自己人挤死自己人”。

 

郭颖哲介绍,2013-2014年,国内媒体讨论最多的就是——“为什么国内没有这么多的投资并购”、“为什么国内企业很难把小公司收进来,把已经做的好东西转化成创新动力推荐给消费人群”、“为什么创业者们必须要自己去做一个东西,把大家挤死”。

 

 

这一时期,产业与创投呈现出剥离的状态。原因是,产业关注品牌,创投关注盈利,产业与创投各自独立。

 

产业方面:

 

20世纪50年代和20世纪80年代,企业属性和职业属性没有本质变化,品牌是创造利益最大化的终极实现手段。创业者在这一时期的特点是——以实业为依托,大力塑造品牌效益。而这一商业模式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开始向数据创造财富转型。

 

创投方面:

 

任何时代背景下,无论是纯财务投资人还是战略投资人,对于VC而言,盈利是唯一的核心诉求,并不会因为产业背景变化而变化。互联网的普及,让投资人对量化投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产业和创投两者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有效实现价值评估。

 

综合郭颖哲观点,将价值评估的难点在于总结为以下四点:

 

①成本和收益难以直接用是市场价格或货币价格直接计量,尤其是公益性项目

②成本和收益往往不能由财务数据直接体现,有些收益是无形的,存在隐性资产

③成本或收益往往具有长期性,周期难以用现在的时间估算

③成本或收益信息收集不全面,信息交互不透明

 

针对价值评估这一难点,郭颖哲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产业与创投紧密结合的过程中,今天这个时间节点正是量化投资改变市场的好时机。郭颖哲介绍,据CB Insight数据统计,从2012年到2016年全球CVC的投资金额以及投资案例数的变化曲线

 

FellowPlus创始人兼CEO郭颖哲

 

从这个趋势中我们可以发现,CVC的交易非常活跃并呈现出比较平缓的曲线,投资金额跟整个资本市场的冷热有非常强的相关性。实际上,CVC包括VC的形态在这个地区已经开始成熟。

 

郭颖哲介绍,创投跟产业紧密结合,人民币投资逐渐在中国资本市场占主导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最主要的力量进入市场:一个是带有产业引导诉求的地方政府财政,另一个就是产业公司。地方主导基金进入市场,徒增的增长态势,企业投资在整合资金来源中占有的比例,从2012年到2016年增加了21%,成为了比重最大的部分。

 

郭颖哲认为,中国的创投市场正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这些变化为我们在短时间内变成像欧美那样的成熟市场创造了无限可能性。

 

 痛点二:量化评估工具少,投资人压力巨大 

 

:目前,投资人多以什么作为价值评估标准?

郭颖哲:投资人的决策主要依靠专业和经验,决策性数据多来自人工尽调。

 

郭颖哲告诉,巨大的压力是投资人寻求量化投资工具的主要原因。关于企业的营收信息,欧美的数据库公开,标准化数据可直接应用到咨询分析中作为决策参考,而中国的数据库不完全公开,怎样衡量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全部依靠投资人的专业和经验。每个投资人日均要见3-4个创业者,每天最少也要查阅20-30个项目。

 

查阅资料,引用以太资本创始人兼CEO周子敬的介绍,让大家可以更加直观地了解投资人的工作方式和经验积累。

 

周子敬以摩拜和OfO的市场竞争为例:OfO、摩拜这种业务,早期是以巨额亏损为代价而去积累巨大的优势建立市场,然后才有可能把这个事情做成。这类项目的融资需求最紧迫,如果慢了,就会被竞争对手先一步占领市场。

 

那么,投资人是以什么作为投资参考呢?

 

①能否套现

 

投资人的资金有时限,因此投资人会对项目时间期限的要求。一般期限大约是7-9年,最短的约为3-5年。这就意味着,如果在有限时间内投入的资本不能产生利润,投资人对他的募投、LP无法交代。如果你的目标不是冲着上市去的,不是冲着并购去的,如果你拿了投资的话,那么你在未来发展过程中会备受煎熬。

 

②怎样应对它的负面、弊端

 

投资中伴随的利益非常可观,但是风险也不容忽视。投资人会陪伴创业者一起成长,对投资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问题,及时提前做出应对方案,为项目保驾护航。

 

③应对周期性变化

 

融资一般有三个周期,资本市场周期、行业周期和公司发展周期。资本市场周期,3-4年就是一个资本市场的周期;行业周期与资本市场周期不同,行业周期一旦过去就不再有机会;公司发展周期,即公司经营状况,当它上行的时候就是好的窗口,当它下行的时候,公司就会相对谨慎。

 

投资绝对不是追求最字,投资时机最重要。

 

郭颖哲认为,中国一级市场的面临的根本问题是——信息爆炸、非结构化、不透明、不真实。FellowPlus团队利用大数据+机器学习+金融建模+信息降噪+人工干预对一级市场的关键环节客观还原,实现资产标准化+数据可视化,有效解决一级市场荒行业趋势分析。郭颖哲介绍,依据 FellowPlus 标准对互联网行业及模式做出指数判断,展现出每个细分行业的交易趋势、市场份额,并对包括2000+个标签系统描述项目、业务介绍、人力状况实时监控。

 

:未来产业+创投将怎样融合?

郭颖哲:主要看创投如何最大限度放大产业的内需力,使用量化工具高效提升效率。

 

郭颖哲介绍,中国的数字信息化产业,俗称TMT也叫泛互联网。2015年,TMT产业的创收总产值达到37万亿。据统计,每年风险投资进入这个行业的资金大概是几千亿。所以大家可以感受到这种强大的产业力量。

 

 

实际上,不同类型的投资,需求点和侧重点存在差异。如,红杉资本,侧重项目的长远性发展;人民币基金,侧重公司上市,以期交好稳定的盈利;政府引导基金,侧重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不以盈利为主;战略投资基金通常更加关注投资的战略意图。产业与创投的结合,取决于项目与资本的契合度。从当下市场环境看,创投将更直接地服务产业升级,这要求投资人用战略眼光看待产业发展。

 

郭颖哲认为,一级市场募投管退的四个环节正在形成一个闭环。郭颖哲说:“传统管理中,我们看到GP在利用自己的管理能力去投资很多创业项目。头部项目会主要以上市的方式给大家带来回报,然后一层层地再返回投资人。这个关系是一个单项关系,完完全全是一种资金流动,没有高效运转。人民币逐渐占主导的资本市场里面,募投管退会形成一个新的闭环。”

 

 写在最后 

 

认为,无论是产业还是创投,都需要以史为鉴——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市场主体的目标是追求利润,绝对不会选择赔钱的方案,并在不断环境中,不断成长。唯一不变的是,产业与创投双方都在力求以最高效地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这也需要双方保持平常心,积极应对市场变化。

 

 

从财经角度解读行业大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