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多地造假省级平台爆雷不断,你的理财产品要小心了!

一个不太消停的开年。

猫哥前几天跟大家聊过违约潮,告诉大家警惕自己的理财产品“11%=0”的可能性,并且警惕底层资产为企业债务的理财产品。

言犹在耳,又爆新雷,这次的主角却由企业变成了政府以及相关企业。

01

第一雷:GDP挤水分

辽宁省GDP造假被官方自己证实之后,陈求发省长得到了一片掌声,造假的歪风邪气要不得,辽宁省也因此这两年的GDP一直是负增长,也算是被以前拔高了的数据所拖累。

进入2018年,越来越多的地区假如到了GDP挤水分的行列。

1月3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自曝家丑”: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

经财政审计部门反复核算,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经过初步认定,应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基数也相应核减。

接棒内蒙古的是天津的滨海新区

1月11日,天津广播的微博透露,天津滨海新区更改统计口径,将注册改为在地后,已经迈入“万亿俱乐部”的滨海新区2016年的万亿GDP调整为6654亿,挤掉了三分之一的水分。16年滨海新区GDP在天津占比也由修正前的56.1%调减至45.8%。11月15日,滨海新区官方媒体《滨海时报》证实GDP水分。

内蒙古和滨海新区可能只是先例,未来可能有更多的地区会主动挤GDP中的水分。毕竟全国各省GDP数据之和连年超出全国数据,上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

根据新京报报道,审计署已披露云南、湖南、吉林、重庆4个省份的10个市县(区)存在虚增财政收入问题,中纪委巡视反馈结果也点名批评内蒙古和吉林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这些被通报的省(市)会不会也在这个契机纷纷挤掉水分呢?

这注水的政绩,也是让人如坐针毡的,如果是上一任留下的烂摊子,那么挤起来更是心安理得了。

02

再爆雷!省级平台也不安全

GDP挤水分,可能你并不太关心,顶多了是少了一些为家乡吹牛的资本,但是GDP挤掉了水分之后,地方政府的债务还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水因为挤水分而被挤走的。

事实上,最先打破刚性兑付的就是地方政府,猫哥在去年底就写过《小心你的钱!财政部揭开了一个大坑!这类高收益产品都是雷,千万别碰》,其中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地方政府违规的债务,不要再幻想中央财政兜底了,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债务的刚性兑付早就被打破了。

不到一个月,2018年第一雷就爆了。

由于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未能按时足额偿还信托贷款本息,已经导致中融信托两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延期。

这两款信托计划合计募集资金15亿元,期限24个月,2017年12月15日到期,清算期约定为10个工作日。截至目前,两信托计划已累计还款6亿元,但尚欠资金本息近10亿元。

1月10号当天,中融信托总裁和执行总裁还亲自飞往云南督促、监督云南资本推动再融资和还款进程。

资料显示,云南国资运营公司虽然并非云南省政府的融资平台,但是也算是“类平台”,是“以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功能建设和服务国资国企改革为重点,致力于建成为以专业化资本运作为核心、以市场化运作为特色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由云南省国资委独资。

对于偿债,云南国资运营公司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虽然该公司多次出具“沟通协调函”称,由于省政府对借款人的资金支持审批流程尚未完成,并表示云南省国资委已答复拟对其进行注资,并承诺以增资款有限偿还信托贷款本息及罚息。

但是,该信托计划至今仍延期。

03

政府债务还在,你的理财产品还好吗?

这就不得不说说政府债务了。

其实被点名地区,除了GDP的问题之外,还有债务问题。这些地区基本上都经历过高速增长期,除了内蒙古,其余几个省份的经济增速都是中上水平的,但是高速增长的后劲不足;还有一个就是依赖投资,而投资从哪里来呢?地方政府举债咯。

负债率和债务率是国际上常用的两个衡量政府债务的指标,其中负债率是指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GDP的比率,债务率是指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

招商证券的资料显示,在31个省(或区、市,不含港澳台),贵州、青海、云南负债率列前三,分别为73.96%、52.05%、42.96%,宁夏、海南、辽宁的债务率也均超过35%。

债务率方面,在考虑中央转移支付与税收返还后,仍有贵州、辽宁、云南、湖南、内蒙古、陕西、广西的债务率超过100%,福建、海南、宁夏、四川、青海、吉林的债务率超过90%,这些省份面临较大的政府债务压力。

这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大了!

被认为是化解地方债务良药是PPP项目,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在PPP项目中采用明股实债、远期回购等操作,化解地方债务的良药却成了地方的隐形债务,而实际上这样的操作并不合乎规范,财政部也多次发文要求严查,今年更是提出要求地方自查PPP示范项目

而在此之前,不少人还在鼓吹PPP示范项目年化收益率8%以上,项目回报可观、风险能有效规避、稳定性高。希望这次地方自查后,能够不被打脸。

那么直接投资了这些PPP项目的投资者或者间接投资了这些项目相关的私募、债券或者公募基金的投资者们也要注意了,风险可并不低,比如包头地铁项目,已经在建设中,但是依然被叫停了。

另外的隐性债务就来自于地方融资平台以及这些“类平台”。事实上,这些平台都是信托公司、理财产品们的好朋友,尤其是现在各种违约兑付事件频繁,信托等产品对于一些民营企业、产能过剩企业、中小房企等企业都充满着警惕性,这时有地方政府背书的平台就成为一个较为理想的选择了。

地方融资平台将一些地方政府的大型基建项目,通过金融机构包装盘活,就成为理财产品,最终流入消费端,消费者兴冲冲地就去购买了,本质上呢,还是地方政府或者政府相关公司的债务。

那么买的时候,就要问自己几个问题了:

● 这些省份超高的负债率和债务率,能够被财政收入覆盖吗,尤其是部分省区还是注水的财政收入?● 中央政府不买单之后,地方政府能做到为你买单吗?

● 这些地方政府能扛得住后续的偿债压力和债务风险吗?

想一想击鼓传花的游戏,停在谁的手里,谁就是要倒霉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