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HTC手机下嫁Google的“钱景”与“前景”

今早拍摄于长白山天池


文/ 刘兴亮 (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2017年,注定是一个抒发手机情怀的年份。前有iPhone十周年,后有HTC手机下嫁Google。

二者不同的是:抒发iPhone的情怀,容易引起共鸣,因为iPhone还站在顶峰;而抒发HTC的情怀,则可能被嘲笑矫情,因为HTC早已跌入谷底。

网上看到有人写「如果情怀有用,那还要智商干嘛。」也有一款手机,靠售卖情怀,虽然有些粉丝,最后或也胜算无几。

因此,在此提到「情怀」,我其实冒了一点被嘲笑的风险。

然而,如同对曾经用过的诺基亚,我对HTC手机的那点情怀,却挥之不去,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曾经用过一部多普达的智能手机,而且是在乔布斯发布第一款iPhone之前。多普达是HTC创始人王雪红个人名义投资的公司,背后正是HTC的身影。2007年5月,HTC以1450万美元收购多普达。还记得多普达用的是Windows的手机操作系统。

到后来,2008年,HTC发布HTC G1,也是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手机,在美国首发。我也托朋友从美国带了一部,这也是我用的第一部安卓手机。自此,HTC手机借着安卓的东风,一路高歌猛进,并且在2011年市值超过诺基亚和黑莓,成为仅次于苹果的第二大手机厂商。

然而,此后的HTC手机却没那么风光。受到来自韩国的三星,来自大陆的小米、华为、OV等的挤压,虽然也发布过几款还算不错的手机,但是难以逆转其不利的形势,走向滑落。

2016年全年,HTC手机营收为约合25.4亿美元,同比下滑35.77%,净亏损约合3.4亿美元,同比收窄32%。从季度营收来看,HTC手机已经连续7个季度出现亏损。HTC手机2016年的总出货量仅1000万台,不及华为、小米一个季度的销量,排名已经跌出前十。

对此,我们只能唏嘘了。虽然HTC手机屡次挣扎,但是终未走出泥潭。

于是,自今年伊始,就已经传出HTC手机将出售的传闻,直到昨天,花落Google。昨天上午,HTC宣布和Google达成协议,将手机部门以1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Google,同时,Google获得HTC非专属知识产权。

从10年之前,依靠Google的安卓开启巅峰之旅,到今日嫁入Google,HTC手机起起落落,也算是个不错的归宿了。

想借陈奕迅的歌——《十年》的节奏,表达一下HTC手机的心声:

十年之前,我就认识你,你也帮助我,我们还是一样陪伴在一部手机左右,开启挑战iPhone独霸的鳌头。十年之后,我们成一家,还可以战斗,我们还是一样拥抱在一部手机左右,这种结局可能是我最好的归宿。

02

HTC手机下嫁Google,用庾澄庆唱的一首歌的歌名来形容,那就是《情非得已》。

事实上,HTC手机自2011年走向巅峰之后,就开始衰落。起先,最大的对手是同样来自安卓阵营的三星,而现在三星,已经超越苹果成为世界第一大手机厂商。而后,来自大陆的同样安卓小米,华为OV的迅速崛起,更让HTC手机雪上加霜。

手机江湖的战斗是如此激烈,此消彼长,让HTC手机节节败退。虽然,王雪红屡次重提要振兴HTC手机,但是无奈HTC手机如同那个扶不起的阿斗,再也没真正的「雄起」过。而财务上一再亏损,更是让HTC手机如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按照一年几个亿美刀的速度亏损下去,迟早将亏得家底都没了。

所以,在这样的形势下,HTC选择将手机业务出售,可谓是「顺势而为」,「断臂求生」。

除此之外,HTC此举也是在为VR产品Vive腾挪资金。业内人士称,HTC的VR的产品和同类产品相比,还是非常有竞争力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远远超过手机的竞争力。所以,在两者的选择中,王雪红和她的伙伴们最终选择了Vive,而放弃了HTC。

「有一种爱,叫放手。」

这本来是用来形容父母对子女的,而用在此处,也非常的贴切。

而Google将最初的出价3亿美金到成交的11亿美金,也提高了不少,估计也差不多达到了HTC的心理价位。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这个村,就恐怕没这个店了。

于是,出售就成为了必然了。

03

与此同时,Google收购HTC手机业务,也有其战略上的考虑。

众所周知,Google一直以互联网服务业务为主,但事实上,Google也同时在进行着其他方面的研究,比如人工智能的AlphaGo,比如自动驾驶,再比如2013年,Google宣布成立IT医疗公司Calico,并且聘请世界知名的生物系统专家阿瑟李文博士担任CEO,专攻用大数据和其他IT技术设法延长人类的寿命。

除了这些,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而且需要重点说的是,Google在智能终端方面的研究。

2011年8月15日,Google宣布以1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托罗拉移动。虽然,此后,Google又转手将其卖给了联想,但是在此一买一卖的过程中,Google获得了许多手机方面的专利。

2014年初,Google以 32 亿美元现金收购由 iPod 之父 Tony Fadell 和 Matt Rogers 联合创办的初创公司 Nest Labs。后者的目标是重定义家庭中不受欢迎而又异常重要的设备,至今共推出过两款产品,其中 Nest 智能温控器作为第一款产品早已是科技界家喻户晓的明星,之后又推出了烟雾探测器 Nest Protect。

虽然Nest并没有展现出人们期待的成绩,但由此可以看出Google在智能终端方面的野心。

2015年,增强现实眼镜Google Glass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红遍了网络。虽然有人说然并卵,但在当时,还是相当的惊艳。今年,Google Glass回来了,开始量产企业版。

由此可见,Google一直在努力,补充在智能硬件这一块的拼图。因为,它看到了智能终端的未来。无论是手机,还是智能家居,虚拟现实,都在Google的战略部署之中。

所以,循着Google的战略线索看过去,此次收购HTC手机业务,可以说是情理之中。

04

如同历史上所有的大笔收购一样,Google的此次收购,各界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收购的地方,就会有争议。那么,问题来了,HTC手机此番下嫁Google,「钱景」和前景到底如何呢?且来让我亮三点:

▵左一点,对于HTC手机团队来说,这个结果还是不错的。

虽然历史上Google曾经收购摩托罗拉的手机业务,然后转手卖给了联想,让前摩托罗拉移动的员工先喜后悲,但相同的故事,应该不会上演两次。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不同于摩托罗拉的那次是为了专利,这次收购HTC,应该是冲着这个团队来的。

从时机上看,Google也到了制造手机的点了,虽然一直传闻Google要造手机,但是一直不见行动,这次应该是要动真格了,否则,就来不及了,因为如今三星苹果加上中国的华为小米OV,发展势头很猛,可谓「时不我待」,再不动手,就不要做了。

Google此前并没有手机团队,收购了HTC的手机团队,不存在业务上的重叠,所以也不存在有些收购因为业务重叠,人员冗余大量裁员的情况。更进一步说,Google这个「金主」,自然是比HTC要强不少的。

▵右一点,HTC也算是甩了一个包袱。

纵观HTC的发展历程,这家全球最大的代工厂之一,其核心竞争力,还在于制造能力。虽然,HTC也算是曾经辉煌过,但是从整个公司的业务能力来看,做手机并不是其强项。虽然我不否认HTC做手机有些本事,但是这个和能够在手机这个权力的游戏里,HTC和三星苹果们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手机这种消费品,首先是洞悉人性,了解消费者的需求,然后还要有独特的设计,虽然HTC也有几款手机的设计也算得上中规中矩,但是HTC缺乏的是持续输出好设计的能力。而在手机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一旦连续没有好的产品出现,很快就会被消费者遗忘。

HTC的手机自辉煌之后,一直找不到其独特的定位和亮点,即使偶尔闪一下光,也只能是昙花一现。这方面的不足,和HTC的基因不无关系。所以,HTC手机的出售,王雪红们是明智的。

▵下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Google补充了短板。

Google手握手机的核心安卓系统和大量的手机专利,但是在硬件设计,供应链,制造方面还是缺乏人才。此举收购HTC手机业务,正是看中了HTC手机团队的设计,供应链,制造方面的能力。俗话说,缺什么补什么,Google正在做的就是这个事。

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理论——「木桶理论」,说的是由多块木板构成的木桶,其价值在于其盛水量的多少,但决定木桶盛水量多少的关键因素不是其最长的板块,而是其最短的板块。这就是说任何一个组织,可能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即构成组织的各个部分往往是优劣不齐的,而劣势部分往往决定整个组织的水平。

而设计,供应链,制造工艺这几个方面,Google在智能硬件方面的存在人才短板。

如今,Google在智能硬件方面的竞争对手,包括苹果,亚马逊,微软,以及来自中国的BAT,单从智能音箱来看,就已经显示出咄咄逼人的气势。而Google,想要在智能硬件这个战场占领制高点,一方面要打造良好的生态圈,另一方面也需要争夺生态链上的人才。

05

苹果能够打造整体体验无与伦比的iPhone,其独门秘籍之一是封闭策略,从硬件到软件,从设计到研发到制造,都亲自把关,虽然制造外包,但是苹果的工程师也具有绝对的话语权。正是这种完全自己主导的策略,使得产品的质量完全可控。

虽然按照Google的风格,不会如同苹果那样的走封闭路线,但是可以学习苹果对硬件、软件、设计、研发、制造的严格把控。Google收购HTC手机团队以后,完全有这个能力。

那么,是时候期待一下了。

请闭上双眼,想象一下,完全由Google打造的第一款智能手机,会长得什么样呢?

可以肯定的是,全面屏是少不了的。

Google展示AI新实力:第二代TPU、AutoML以及一堆新功能

炸了!2017 Google I/O开发者大会北京时间昨晚召开,Google带来一整晚密集的信息发布,也再次彰显了Google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实力。

从移动优先转变为AI优先的Google,在I/O大会的首日几乎所有话题都跟人工智能有关,量子位也对重点内容进行梳理如下。

核心要点:

  • 第二代TPU发布,以及TPU研究云
  • 为移动设备优化的TensorFlow Lite
  • AutoML强化算法,让神经网络设计神经网络
  • Google.ai上线,所有AI成果都在这里展示

相关数据:

  • 月活安卓设备已达20亿部
  • 5亿活跃的Google相册用户
  • Google地图每日导航超过10亿公里
  • 人们每天观看10亿小时YouTube视频

以下是详细解读。

CEO:使AI触手可及

已经在Google工作13年的现任CEO Sundar Pichai首先登台。量子位把Pichai的开篇演讲摘要还原如下:

 谷歌CEO Sundar Pichai

我们正在目睹计算领域的新转变:从移动优先到AI优先的世界。和以前一样,这迫使我们重新构想我们的产品,提供更自然、更无缝的交互方式。

所有的进步需要正确的技术架构。去年的I/O,我们推出第一代TPU,今天我们要发布下一代TPU:云TPU。新TPU对推理和训练都进行了优化。

我们认为,如果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可以在指尖上,拥有更好、更强大的计算工具并展开研究,复杂的社会问题将有巨大的突破。

这也是Google.ai的驱动力。

我们希望让神经网络的创建变得更简单。现在设计一个神经网络非常耗时,所以我们创建了AutoML,可以让神经网络来设计神经网络。我们希望AutoML抵得上几个博士,并在三五年内满足更多开发者的需求。

看到AI已经开始逐渐实用令人激动,但真正要抵达AI优先的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AI普及化方面我们的工作越多,每个人就能越快受益。

Pichai上面提到一个新网站:www.google.ai 。这个网站将用来展示Google和Google Brain团队的研究,包括各种有趣的实验等。

第二代TPU

第一代TPU在去年的谷歌I/O大会上发布,用于运行已训练完成的机器学习模型。而新一代芯片可同时支持模型的训练和学习。这款芯片带来了每秒180万亿次浮点运算的计算性能。

第二代TPU被称作“云TPU”,将通过谷歌云平台向所有人开放。谷歌云平台的开发者仍可以使用传统芯片,例如英特尔Skylake或英伟达Volta GPU去进行设计。

云TPU的推出再次表明,谷歌正在利用领先的技术,与公有云行业的其他对手实现差异化发展。

谷歌CEO皮查伊在I/O大会的主题演讲中表示:“我们希望谷歌云成为机器学习领域最优秀的云。这为重大进步打下了基础。”

为了使计算性能更强大,谷歌开发了订制的超高速网络,将64颗TPU连接至同一台机器学习超级计算机。这台超级计算机被称作“TPU舱”,带来了每秒11.5千万亿次浮点运算的能力,可用于训练单一的大型机器学习模型,或多个较小的模型。

为了证明TPU舱的性能,谷歌表示,如果想要训练最新的大规模翻译模型,那么使用32颗全球最强大的商用GPU需要一整天时间。作为对比,TPU舱只需1/8的性能,就能在6小时内完成对该模型的训练。

单个的云TPU和完整的TPU舱均支持谷歌开源的TensorFlow机器学习系统。

第一代TPU于两年前开始在谷歌公司内部部署,并被用在谷歌的多款产品,例如谷歌搜索、基于机器学习的谷歌翻译、谷歌语音识别,以及谷歌照片之中。

谷歌大脑高级研究员Jeff Deam本周表示,谷歌仍在使用CPU和GPU去训练机器学习模型。不过他预计,未来谷歌将越来越多地使用TPU。

与此同时,谷歌还发布了“TensorFlow研究云”。这是由1000颗云TPU组成的簇,在满足某些条件的情况下谷歌将免费提供给研究者使用。如果希望使用,那么研究者必须同意公开发表研究成果,或许还需要开源研究中的相关代码。

谷歌推出TensorFlow研究云的目的是加速机器学习的研究进展,并计划将其分享给哈佛医学院等学术机构。

对参与非公开研究的人士,谷歌计划启动云TPU Alpha项目。

TensorFlow Lite

在I/O上谈到Android的未来时,谷歌工程副总裁宣布,他们将推出一个专门为移动设备而优化的TensorFlow版本,称为TensorFlow lite。

用这个新框架,开发者可以创造更简洁的深度学习模型,让它们运行在Android智能手机上。不过,深度学习的训练过程还是需要在云端完成。

谷歌打算今年晚些时候推出TensorFlow lite API并开源。

Facebook今年F8开发者大会发布的Caffe2,和去年推出的Caffe2Go,也是这个思路。

让AI设计AI

谷歌想让AI变得更加“平易近人”,简化神经网络模型的建造过程是个好办法。

CEO劈柴哥在官方博客上说,现在,设计神经网络非常耗时,对专业能力要求又高,只有一小撮科学家和工程师能做。为此,谷歌创造了一种新方法:AutoML,让神经网络去设计神经网络。

谷歌希望能借AutoML来促进深度学习开发者规模的扩张,让设计神经网络的人,从供不应求的PhD,变成成千上万的普通工程师。

手动设计神经网络的难点在于,所有可能的模型都有着巨大的搜索空间,一个典型的10层神经网络,变化形式高达约1010种。

 谷歌耗费数年探索出的GoogleNet网络架构

在AutoML中,一个主控的神经网络可以提出一个“子”模型架构,并用特定的任务来训练这个子模型,评估它的性能,然后,主控收到反馈,并根据反馈来改进下一个提出的子模型。

这个过程,简单来说就是:生成新架构-测试-提供反馈供主控网络学习。在重复上千次后,主控网络学会了哪些架构能够在已知验证集上得到更高的准确率。

谷歌用了两个经常作为基准的数据集来测试他们的模型,一个是图像识别领域的CIFAR-10,另一个是语言处理领域的Penn Treebank。在两个数据集上,自动设计的神经网络准确率都能与顶尖人类专家设计的网络媲美。

 两个用于在Penn Treebank上预测下一个词的神经网络:左图出自人类专家之手,右图由算法自动设计

要深入了解自动搭建神经网络的算法,可以看看谷歌今年的两篇会议论文:

进化算法:
Large-Scale Evolution of Image Classifiers
https://arxiv.org/abs/1703.01041
Esteban
Real, Sherry Moore, Andrew Selle, Saurabh Saxena, Yutaka Leon Suematsu,
Quoc Le, Alex Kuraki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achine Learning,
2017.

强化算法:
Neural Architecture Search with Reinforcement Learning
https://arxiv.org/abs/1611.01578
Barret Zoph, Quoc V. L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earning Representations, 2017.

其他

这次I/O大会还有很多其他有意思的看点,这里精选一些。

各种数字

月活安卓设备已达20亿部,还有5亿活跃的Google相册用户,每天产生12亿张照片或者视频。Google地图每日导航超过10亿公里。Google Drive云存储拥有8亿用户。人们每天观看10亿小时YouTube视频。

Lens

Google在虚拟助理服务中,加入Lens(镜头)功能。在这个功能的帮助下,只需要手机摄像头一照,你就能知道面前是什么花,街对面的餐馆怎么样等信息。这是一个结合了AI、AR、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的功能。

智能邮件回复


安卓和iOS平台的Gmail邮件客户端,有了一个名为Smart Reply的自动回复功能,可以基于收到的邮件,给出最多三种自动回复。

语音助手

Google Assistant虚拟助手也在iPhone上正式发布。

免费通话

借助Google Home,两个用户之间可以展开免费通话,就像新一代座机。

照片分享

Google Photos现在可以提供分享建议,例如哪些照片应该分享,可以与谁分享等等。

视频打赏

看YouTube视频时,付费使用Super Chat功能,就能把你的评论突出显示。

VR眼镜

Google正与合作伙伴一起推出独立的VR眼镜,以后无需电脑或手机,所有的VR体验都能在眼睛中处理完成。

找工作

Google搜索可以给你提供附近的工作招募信息。

Android Go

这是一个为低连接设备推出的产品。

室内导航

Google发布了VPS,视觉定位服务。让用户可以使用Tango AR平台进行室内的导航定位。

【完】

 

△ 扫码强行关注『量子位』

追踪人工智能领域最劲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