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在线教育融资金额屡破记录,风口下的企业与资本如何回归理性?

编辑|乔丹

作者丨文豪

本文由羽化财经原创,感谢分享

2013年被称为中国在线教育的元年,在这五年时间里,随着直播、VR、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等技术的到来,在线教育教育企业逐渐摸索出一套新的打法,成功走出迷茫的萌芽期,向着更加成熟的方向迈进,资本也开始疯狂入局。

K12教育备受追捧,各路玩家摩拳擦掌

目前我国中小学阶段有1.8亿名学生和28万所学校,需求端的火爆催生了一大批企业的诞生。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在线教育企业已达到2500家以上,其中从事K12在线教育的企业约在700-800家,其中大多数都是近几年成立的新企业。

“互联网+”概念越发成熟的大形势下,基于互联网平台、辅以线下教育的新型教育模式应运而生,K12教育信息化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再加上直播、VR、AI技术的到来,K12在线教育在经过了短暂的蛰伏之后迅速爆发,相比较成人类教育,K12在线教育市场资本涌入的速度令人咋舌,目前已有红杉、经纬、华平、IDG、金沙江创投、云峰基金等近200家投资机构入局。

据IT桔子最新整理的创投数据显示,截止10月16日,2017年度在线教育领域公开的融资次数超过150笔,累计融资额超过80亿元人民币,其中K12领域融资公司有38家,融资金额接近41亿元。最近的一次是在10月12日,作业盒子宣布完成2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这是k12领域又一获得大额融资的以作业场景切入的创业公司。

作业盒子CEO刘夜称,随着在线教育生态走向纵深,互联网创业公司此前最受关注的流量已经不再是行业企业关注的核心。以往,移动互联网公司遵循的路径为先做工具,吸引流量和用户,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在线教育已经由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这意味着,教育的本质回归内容。作业场景之战成为k12领域主战场。

作业盒子成立于2014年7月,由互联网连续创业者刘夜、百度前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王克以及英特尔前中国区教育行业负责人贾晓明联合创办。

在创立作业盒子之初,刘夜曾对媒体表示,在线教育K12领域的竞争是场景的竞争。作业盒子正是基于作业场景的学习平台。2015年,作业盒子正式面向中小学师生推出了“作业盒子”系列产品,专注于K12领域公立学校作业及学习场景。

究其K12教育的火爆缘由,是中国二胎政策的实行和中国家庭对教育消费升级的持续投入,让K12教育成为最不容忽视的教育环节,中国人”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思想更是不断推动着K12教育的发展,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100亿元,各路玩家都在摩拳擦掌地希望能在这个领域分到一杯羹。

看似风光无限的K12教育,实则是块难啃的骨头

K12在线教育不管从融资额度还是市场规模都是极具钱景,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之前央视财经的报道中显示,在对400家在线教育机构的调查当中发现,这个受资本热捧的行业却面临着70%企业亏损的困境。再出现VIPKID、猿题库等行业独角兽的同时,更多的是接二连三在线教育企业倒闭,91外教宣布倒闭、家教O2O教育平台因B轮融资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

尽管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已经摸索到了第五年,但市场两极分化严重,仍未摆脱烧钱不盈利的尴尬期,K12在线教育市场为何看似钱景光明却赚不到钱?

☞ 1. 盈利模式尚不清晰

目前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主要有内容付费、会员收费、平台佣金和广告等几种,看起来模式多种多样,可真正实现盈利的企业却少之又少,多数企业仍未解决盈利变现问题所带来的困扰。

原因在于,大多数K12教育平台一开始都是打着免费的旗号先来争取用户流量,而在产品大范围推广后,线上课程对用户来说变成了免费获取消息的渠道,但用户的付费观念还相对薄弱,所以绝大多数企业仍旧在靠资本的钱存活。

☞ 2.只把教育“在线化”

现在大部分所谓的在线教育只不过是打着“互联网+”这个旗号在复制线下课程,仅仅将传统课堂搬到网上,课程还是那个课程,讲解方式还是那个讲解方式,只不过将上课地点搬到了网上,忽略了教育与技术的结合,并未实现真正模式上的革新。

☞ 3.课程质量不过关,用户粘性差

在互联网+教育的大浪潮下,从教育机构转型到在线教育的企业,一般都将自己的线下课程照搬到线上,虽然打通了互联网渠道,但缺乏互联网运营经验,用户线上体验较差;还有一些互联网企业则盲目集结很多质量参差不齐的课程资源,再利用互联网为线上用户提供学习服务,教育课程质量本身就不过关;

归根结底,在线教育企业应以“优质内容为核心,用户体验为辅”的方式作为出发点,只有把自己的内容修炼好,才能获得用户的认可,否则其他地方做得再好也只是徒有其表。

AI+教育成未来核心竞争力

虽然在线教育企业亏损严重,但是国家对教育的重视和人工智能的崛起仍给了在线教育巨大的潜力空间。近两年,智能+教育已经成为很多在线教育机构发展的重中之重。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此前曾说,人工智能将有三分之一的应用是在教育上,教育一定是被人工智能所改变最大的一个行业。从现状来看,在线教育领域,人工智能(AI)等技术的普及,目前已经能够实现对学习者个性化学习能力进行分析,从而做到有针对性的因材施教,教师也将从中受益。

现如今,因中小学用户规模庞大,多数K12在线教育平台的教师、课程等核心资源匮乏,导致用户粘度和体验较差,而随着未来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将起到辅助甚至帮助老师的作用。同时结合VR、AR、大数据算法、语音识别等技术,构建更加优化的内容,如自动批改作业,机器人上课出题等,给用户最良好的体验,进而形成虚拟的智能教育课堂,把用户的学习体验做大最大化。未来,AI技术必定是在线教育企业的一大核心竞争力,为在线教育市场的产品模式创新和用户体验带来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总体来说,AI技术驱动的创新会使教育变的越来越个性化;但无论如何,教育不管是在线下还是线上,其本质仍然是教学。所以,只有透彻了解用户在各个环节真正的刚需,及时推出解决需求产品的在线教育企业,才能走在赛道前列。

K12在线教育一片红海,嗨课堂CEO季忆谈如何突破1对1在线壁垒

近日,嗨课堂宣布完成5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由头头是道领投,创新工场、桃李资本跟投。对于5000万的用途,嗨课堂CEO季忆在接受速途教育采访时表示,“主要用于师资的教研、师资的沉淀及建设方面,未来准备大量培养全职老师和全职的教研人员。

 

那么,嗨课堂在K12红海赛道上,它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未来会做出哪些改变?K12在线教育又会呈现出一种怎样的发展态势呢?

 

K12赛道拥挤,在线1对1和小班课需同时发力

 

受技术、需求和资本的驱动,直播赛道聚集越来越多的玩家,不少企业纷纷转型或涉足直播互动教育。这其中包括以拍照搜题等为主的工具类企业,如猿辅导、一起作业;专注于提供内容的在线少儿英语内容提供商,如酷学多纳、BOXFiSH;以及家教O2O类企业,如疯狂老师、跟谁学等。

 

国内K12阶段人口基数大、二胎政策全面放开,以及家庭收入水平提高等,使得需求端市场空间大,但供给端市场竞争格局却高度分散。因此,K12在线教育市场成为企业和资本青睐的对象。

 

不过,线上教育对老师提出了新的要求,包括个人特色的形成、互动意识的增强、备课内容的精炼、课程节奏的把控等。而业内人士认为,在线1对1的教学模式难以达成规模经济,学生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过老师的供给量。

 

对此,季忆表示,“嗨课堂招聘端的录取率在20%至30%。除了上海之外,嗨课堂选取较重要的省会城市,在一定的时间内培养500至800名全职老师,以应对上万名学生的增长。预计明年年中之后,嗨课堂会舍弃兼职老师,全部由全职老师来授课。”

 

不难发现,嗨课堂对全职教师的培养以及资本投入的背后,除了缓解学生与老师的供需关系之外,还有一点是为了降低成本,因为全职教师能够被有效的把控和管理。

 

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和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都曾表示,在线一对一的教学模式虽然能够做到专注、个性化教学,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家长的心理需求,但缺少学习伙伴、组群互动的课堂。

 

季忆透露,“小班课和大班课在教研、教学方面的形式和内容是有所区别的,今年上半年我们已经进行小班课业务的测试,并对之前的经验做一些总结,预计下半年将对课件进行升级,上线并全面推出小班课。”

 

K12在线教育盈利模式尚需进一步摸索

 

向C端收取费用是嗨课堂的主要盈利模式。季忆告诉速途教育,“目前,嗨课堂注册用户上百万,实际付费用户过万,客单价较之竞品会高很多,单科数是竞品的一倍以上,基本上每个孩子会选择两三科以上,首次付费的均单也要比竞品高一两倍左右。在续费率方面,经过一年多的经营,85%的实际付费用户选择了续费。预计今年年营收过亿,明年突破3至4亿的规模。”

 

而为了挖掘资源和吸引用户,嗨课堂一方面注重与教育局的关系,另一方面则跨界与诸多行业进行合作,比如动漫的IP产业。

 

不过,据艾瑞咨询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6月1日,K12在线教育市场共获得89次投资,超过六成大的融资集中在B轮前。

 

 

也就是说,虽然资本助力诸多企业不断涌入,但由于K12阶段教育具有试错成本高、需求方与付费方分离等特点,以及家长较注重教学效果,所以,该领域的盈利模式尚需进一步摸索

 

教育投资人杨明豪在接受速途教育采访时表示,K12在线教育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以前一成不变的方式,以固定的模式,将内容放在平台上,面向用户实现流量变现,流量做大之后,进行广告的投放;另一种是直播,即通过增值服务来获益。

 

他指出,K12阶段教育渐趋规范性,教育部门已经开始加大对这一领域的监管力度,平台难以借助老师的力量进行推广,只能利用自身的方式去传播;但平台在推广和传播的时候还需注意提高老师的教学水平,以及如何筛选合适的内容送达用户;而现阶段,K12的难点在于内容的质量上,也就是说优质的教学内容和质量才是企业竞争的重点。

 

对于K12在线教育未来的发展,季忆认为,教育并不是跑的越快,规模做的越大就越好,其包含着社会责任的,它必须注重每一个教学环节的发展和质量,而教育最终会回归到线上和线下的相互结合,教书可能在线上,但是育人、互动或是一些增值服务会在线下更好的帮助学生做拓展。

 

杨明豪认为,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业界会重新定义在线教育这个名词,可能会通过科技、多媒体、数据化等方式,将在线教育变得更加多样化。不过大数据在教育方面尚处于初期阶段,因此,K12在线教育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转载:教育圈内事(fcwsj020)

作者:吴梅

推荐阅读

魅族李楠欲借情怀翻身?

雷军要和董明珠在空调上对彪到底吗?

带领微博复苏的曹国伟要小心张一鸣了

马云在生鲜领域的奋不顾身

 

商务合作请联系QQ:800062661、415039386

投稿邮箱:news@soot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