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网贷鼻祖:陈天桥被套急了,两度托底LendingClub

墙里开花墙外香。

创立至今已超过十年的LendingClub曾是美国最大的网贷平台,也是网贷行业鼻祖。早在2014年LendingClub上市时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120亿美元,成为全球互联网金融第一股。

然而,自从2016年6月欺诈丑闻爆发后,从神坛跌落。去年,LendingClub宣布其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辞职,原因是公司在内部评估中发现有2200万美元贷款违规出售,交易并没有遵守公司的相关条例,该起调查还导致了三名高管的辞职和辞退。

受此利空消息打击,公司一蹶不振,经营亏损开始加剧,股价也一路雪崩。美国时间2017年12月7日,LendingClub宣布调低公司第四季度业绩展望,当天股价一度重挫15%,最低时,公司股价探底至3.29美元。

若较公司鼎盛时期2014年12月13日盘中创下29.29美元的天价相比,近三年时间下来,公司股价已暴跌近九成,市值折损逾百亿美元之巨。

这对作为其单一最大股东的盛大集团掌门人陈天桥来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早在2016年5月23日,一份LendingClub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Schedule13D文件显示,彼时,盛大集团已累计收购LendingClub11.7%股份(此前盛大所持LendingClub股份大约7%)。

此项交易后,盛大集团共花费1.487亿美元购入2900万股LendingClub的股票、以1120万美元收购了公司1570万股认股期权,成为LendingClub最大股东,并拥有再增持4.1%股份的选择权。

可见,当时陈天桥认为LendingClub股价下跌是个抄底良机,至少从3月底开始积极买进公司股票,同时还买入了看涨期权。不过,事情并没有如陈天桥想像的那般发展。LendingClub股价继续呈断崖跳水。

 

两度增持难掩颓势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LendingClub今年12月7日股价再创历史新低之后,12月11日和12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大幅异动,并收复了之前的失地。上述两个交易日里,LendingClub终盘分别大涨10.83%和8.23%。

北京时间12月14日,美国证监会(SEC)公布的13-D修正文件揭开了谜底。原来是盛大两天之内两度增持了LendingClub股份,持股比例目前增至20.2%。

根据12月13日公布的文件,盛大于12月12日以每股3.97至4.42美元的价格购买了LendingClub 290万股股票,以每股4.05至4.38美元购买了LendingClub 200万股股票,以每股4.2至4.38美元购买了LendingClub 75万股。另据12月12日公布的文件,盛大已于12月11日增持LendingClub股份比例至18.8%。

不过,盛大两度增持仍难掩颓势。截至12月14日收盘,LendingClub再度下破4美元以下,终盘报收3.99美元,对应公司总市值已大幅缩水至16.55亿美元。

除了调低今年第四季度业绩展望以外,LendingClub对明年的业绩展望也低于预期。此前,从11月7日LendingClub发布的2017年三季报来看,公司仍陷亏损泥淖。截至当季,公司已经连续亏损六个季度。

据公告显示,公司2017财年第三财季实现营业收入为1.54亿美元,同比上涨34.46%;净利润为-653万美元,同比增长82.1%。

2015年LendingClub亏损500万美元,2016年亏损升至1.46亿美元。此前,该公司公布财报还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将延续亏损,净亏损将在300万美元至700万美元之间。

LendingClub管理层预计,该公司2017年总营收将达5.76亿美元到5.81亿美元,低于此前预测的5.85亿美元到6亿美元;同时预测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亏损将会收窄至6500万美元到6900万美元,相比之下此前预期为6100万美元到6900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公司当天公布的财报显示,其季度盈利符合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但该公司计划限制贷款活动,仅面向信用评分最高的借债人提供贷款,从而导致其股价在美股市场周三交易中大幅下跌了近16%。

对此,有华尔街分析师表示,LendingClub此举将导致贷款发起以及公司营收都下降5%左右。Janney分析师约翰.罗恩指出,在上一季度中,LendingClub取得了强劲的业绩表现,净营收达到了创纪录的1.54亿美元,但仍略低于华尔街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的1.57亿美元。罗恩将该股的股票评级评定为“中性”,并在周三下调了对其每股收益和公允价值的预期。

为何难成气候?

作为网贷鼻祖,LendingClub在美国为何难成气候?

实际上,不止是LendingClub。成立于2005年的Prosper同样处境艰难。今年3月,Prospe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年度盈利报告显示,2016财年营收1.329亿美元,但净亏损1.187亿美元,接近2015年同期的四倍。该公司表示,贷款量下降和内部重组及法律问题,导致的成本上升,是亏损攀高的主要原因。

而美国网贷行业三大独角兽之一的SoFi近期亦遭遇了危机。今年9月,公司CEO Mike Cagney被曝出性骚扰丑闻后,随即引来了一系列问题。9月11日,Mike发表公开信,承认自己的丑闻对公司带来影响,提出辞职(随后其妻子、SoFi首席技术官June Ou也被曝将于近期离职)。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SoFi有计划出售给美国上市经纪商嘉信理财集团(Schwab),但因为价格方面的原因(SoFi报价80亿美元),这场交易最终没有谈拢。

据互金咖了解,除了自身经营因素以外,美国市场不同于中国的监管环境也是导致LendingClub当前窘境的一个重要原因。

截至目前,尽管美国FinTech 行业发展起步比较早,但受监管所限,并没有真正成规模,主要还是在一些零星的领域,并以补充为主。

近期,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和上海新金融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一份美国金融科技考察报告表明,像网贷在美国之所以难成气候主要有两点:

一是监管部门管得比较严,包括在牌照发放和业务操作方面。美国实行的双层(州、联邦)以及包括许多监管机构在内的多极监管框架,十分不利于 FinTech 公司开展业务。

因为 FinTech 本身就是跨区域、跨行业的,一些公司只好到不同的州和不同的监管机构同时申请许多牌照。这样一来,大大提高了网贷行业从业的成本。

美国州政府有相当大的权力,在传统银行时代将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监管权力下放至州政府并无很大不妥。

但是,对于网络借贷,同质化的产品却要在不同州满足不同的条件,获得不同的待遇,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同时,公平信贷(fair lending)条款则又极大地限制了金融科技公司利用大数据帮助信贷决策的空间。

二是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压力非常大,比如富国银行同样利用打分、不见面的方式给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并且长久的技术积累、信用沉淀与更低的资金成本,都表明富国银行的优势可以保持;信用卡的优惠也显著挤压新的支付业务的空间,1%的客户奖励与便捷的支付场景使得美国人并没有理由改变日常支付习惯。

换句话说,美国传统金融部门的服务相对比较充分,市场对金融科技的需求就不如在中国那么强劲。